恋爱的尾巴-

喜欢一个人,就会长尾巴呀❤️💙

图 ——《和你》


我这辈子都是凯千女孩 (昏倒)

全面沦陷。

  • 双向暗恋。校园。

  • 请勿上升真人X3。

  • BGM——李荣浩-《我看着你的时候》

  • 好久好久好久不见! @好好 送给哥哥!

————————————————————

 

-

刚有一阵微风吹过来觉得好凉快

树枝刚好被吹了一下沙沙的对白

 

雪凝成雪花落下的时候,不仅能让世界变得安静,还似乎会发出微微的光。

大雪刚刚盖满整个城市的时候,s高的早自习才刚刚下课。高一的走廊上来来往往走满了人,毕竟一年的初雪再冷,也总归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

 

王俊凯的座位在窗边,靠近教室外的走廊。上课时候还看得一清二楚的景色,一下子全被高矮胖瘦的背影填满。他撇撇嘴没了兴致,转头就看见这学期的新同桌吴音,一脸花痴地望着黑压压的走廊。

“看谁呢?”雪景看不到,王俊凯只好转着笔闲聊起来。

吴音的语气透着一股惯犯的平淡,“易烊千玺啊。”

王俊凯眼尾挑了挑,视线再次转回了走廊上,然后一眼认出了属于易烊千玺的小脑袋。

一个年级里长相出众的男生总是会莫名其妙的互相认识,吴音还来不及问清其中的缘由,就被王俊凯先说懵了。

“长得帅,穿衣服清爽,还有气质,成绩也不错。”

吴音忍不住附和,“嗯嗯,篮球也打得好。哎你是怎么……”

“那你觉得人家看得上你吗?”

 

走廊上似乎有人在往外扔雪球,啪嗒一声闷响,是雪籽碎开的声音。

吴音的心情跟着跌落谷底,睨了王俊凯一眼以后转身出了教室。

 

扔雪的人不知是谁,雪球正好落在了王俊凯的自行车座上。

倒是挺准的。

 

-

我看着你的时候

你笑着笑着睡了

 

王俊凯直到晚上放学的时候才看见自己的自行车上有零星的雪水,还好身为处女座有随身带餐巾纸的习惯。把自行车擦了个干净以后,便跨上车没入了透黑的夜色,学校里熙熙攘攘放学的欢闹声被慢慢甩在身后,白雪似乎有着巨大的力量,吸走声音也吸走情绪。王俊凯迎着寒风敛着好看的眼尾,霓虹都染不上他瞳色的幽黑。

又下雪了。

 

上一次下雪的时候,他才初三,放学还没这么晚,也不是一个人回家。

那个时候的时间好像快一些,因为和他一起回家的人是易烊千玺。

 

 

命运似乎总是在你选定了重要的人以后,变得很严苛。王俊凯把喜欢易烊千玺这个秘密好不容易藏到初中毕业,却在返校的那天被人温柔地看穿了心思,而看穿他的不是别人,就是易烊千玺。

 

那天太阳炙热得像个火球,王俊凯趴在教室外的栏杆上偷看易烊千玺小憩看得入迷。光影刺眼而闪烁,闷热的湿气咕嘟咕嘟地冒着泡泡,王俊凯忽然觉得自己像做梦一样就这么看了易烊千玺三年。

梦醒的时候,王俊凯的视野里,易烊千玺早已经睁开了眼睛,不知道回望了他多久。

蝉吵杂的声音好像刚刚才穿过耳膜,王俊凯猛的一惊,飞也似的跑了。

到底还是太稚嫩,一个短短的眼神对视就可以看穿一切。王俊凯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笃定,在易烊千玺浅色的眸子里看见了自己心底的秘密。那个以他对易烊千玺的了解,绝对不能告诉对方的秘密。

过了几天冷静下来整理好心绪,王俊凯鼓起勇气想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时候,才发现易烊千玺的家竟然就是这么凑巧地,已经从原来这个楼栋搬了出去。

 

有恃无恐真的是一个不好的习惯,因为住得太近而没有留下过对方任何联系方式,想着反正总可以见面的他们,就这么没了联络。

 

没想到这个总可以,就这么用完了啊。

也没想到再见面,他们只是隔着一个班级,却像隔着一个时空。

 

-

 

易烊千玺的性格有一点闷闷的。

因为不喜欢被辜负的滋味,所以总是等人主动靠近,然后他才会“慢热”地去回应。

有多闷有多慢热呢,就是整个初中时光只有王俊凯肯不厌其烦的来搭理他,即使王俊凯一直温柔地逗笑他他明面上的回应也寥寥无几。甚至是在发现了王俊凯小秘密的那天,他嚼着口香糖在王俊凯家的窗户下面等对方来找自己,一直等到口香糖都有些苦涩了,也没开口先说一句话。

他的感情像休眠的火山,热烈和滚烫总是深深的藏在灰尘之下。所以一直等到搬家那天,他都不知道怎么主动跟王俊凯说一句——他有点舍不得搬走。

有多舍不得,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不同于王俊凯的情绪化,他很快就能接受一个人上下学。他知道王俊凯就在隔壁班,也知道他和王俊凯其实很合得来,但他就是不会率先破冰,他甚至觉得王俊凯会不会在怪他一声不响地搬家,这份怪罪高过了对自己的偏爱。

高中以后,他便暗自地给自己找很多借口晃悠到王俊凯班级的窗外,比如刚开学的时候那里太阳比较好,比如现在冬天了,那里的雪景更美。

也都还记得,上一次下雪的时候,他才初三,王俊凯总爱拿雪球砸过他。

想着想着,易烊千玺团起一个雪球,砸中了早就眼熟的,王俊凯的自行车。

 

“哟那是谁的车啊你就扔,不怕别人来找你,”一起看雪的同学看着他,忍不住打趣道。

易烊千玺愣了愣,几秒钟后笑着说了句,“没事!”

然后慢慢走回了教室。

 

天知道,他巴不得有事。

 

男孩之间很少闹别扭,但有时候闹起来,两个人都放不下面子,久久不联系,久到别扭的原因都忘记。

所以当年级组把成绩靠前的同学组成一个小班,在周末时间专门补课来冲刺全国或者世界比赛的名次的时候,王俊凯用余光看着坐在自己旁边的易烊千玺,觉得什么坐姿都难受。他和易烊千玺都迟到了,最后剩下的一组座位就像宣告着什么命中注定的结果一样摆在人群正中央,他和易烊千玺便迎着注目礼走进去。

太尴尬了。

王俊凯转着笔,眼神飘忽地在易烊千玺和讲台之间转悠。天气越往春走,雪就化得越快,窗户上都是雪水斑驳的痕迹,聚在窗沿湿漉漉的,在夜间又变成细碎的薄冰,一弄就化。有时候还会从老旧的窗框里流进来,在墙壁上留下难看的轨迹,却不让人讨厌。

发着呆呢,王俊凯突然听见易烊千玺在他旁边叹了一口气,眼神去追他的脸的时候,视线只捕捉到了一团易烊千玺呼出来的雾气。

“易烊千玺?叹什么气啊,来你来说一下这个问题。”讲台上的老师敲了敲黑板,目光带着些友善的狡黠。

易烊千玺站起身抿着嘴,眼睛垂下看着桌面。这是他没有底气的表现,因为他并没有听见老师刚刚在讲什么,专心觉得开小差的王俊凯表情搞笑得可爱。

王俊凯倒是没那么沉浸,发呆的同时还是听到了老师讲的题号,此刻也顾不上跟易烊千玺之间的别扭劲儿了,着急忙慌地拿笔指着卷子上的题号,拧着脖子斜着眼睛歪着嘴,压低声音喊着,“这一题这一题!你先把题念一遍拖时间!”

易烊千玺撑着桌子,看着王俊凯这样子,突然咧着嘴笑了一下。

“千玺?你知不知道我讲的哪一题?”老师也乐了,“看把我们王俊凯给急的。”

班上传来了一阵低低的笑声,就像是易烊千玺刚刚那一声笑的背景音一样,王俊凯的脸不明所以地“蹭”就红了。

“坐下吧,再好好听课。”老师也没有多说,和蔼地让易烊千玺坐下了。

王俊凯刚以为这件事和平过去,却没想到下一秒老师又说,“来,王俊凯你来替易烊千玺回答。”

王俊凯慢吞吞站起来,桌上突然被易烊千玺甩来了一张纸条。王俊凯第一反应是易烊千玺给他算好了答案,却没想到打开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这样一句话——“放学一起走,我搬回去了。”

半天没回过神,混混沌沌随口说了一个选项居然还是正确的,王俊凯眼尾都弯起来,睫毛被挤成一个愉悦的弧度,再次望过去的时候,他发现,易烊千玺的表情也难得的明媚了起来。

 

 

王俊凯终于找回了点儿以前的感觉。

在他的印象里,易烊千玺非常浪漫,一下浪死,一下慢死。

之前长达半年多没有一起放学回家的岁月,王俊凯能够看到各种各样的人和易烊千玺一起回家,还一起买辣条,一起喝汽水,好不寂寞。

今天,新一年他们第一次一起放学回家,王俊凯在自行车棚等易烊千玺,等到月亮很明显地换了个位置,人才慢慢蹦下来。

“等你真难啊。”王俊凯靠在自行车座上,抱着胳膊望着他。

“你不等半年了吗,差这一下?”易烊千玺声音很轻,尾音微微扬着,在夜色里似乎是笑着的,把试探藏得很深。

王俊凯突然一下没了言语,之前半年里的任何时候都再没有这样的感觉。易烊千玺浅色的眼睛像一张水织的网,王俊凯一下子很想笑,又僵着身子想起来,他喜欢易烊千玺,也想起来,易烊千玺似乎知道的。

不用面对易烊千玺的时候,走廊上站着他,王俊凯都要整整刘海路过,尽量找易烊千玺的视线盲点,但是现在,王俊凯脑子里回荡着易烊千玺刚才那句调笑,胆子突然大了起来。

“搬家了,怎么不跟我说?”

易烊千玺把脸扬起来,锋利的寒风吹开刘海,顺着眉骨没入鬓角里。

“我很怂的在你楼底下站了很久,”他顿了顿,“但我感觉你当时不想见我。”

王俊凯偏过头吸了吸鼻子,不置可否。易烊千玺的“怂”,或许还能在他的意料之中,可是后面一句,让冬夜里王俊凯的手心一下子布满细细密密的汗珠。

易烊千玺虽然话少,却极其地敏锐,或者说对他王俊凯的死穴了解得透透的。

“我……”

“反正我没觉得你是喜欢我,”易烊千玺慢慢地望过来,“半年都不搭理我。”

风声被耳廓削去一层,变得有些朦胧。

“安心了吗?”

 

安心?

望着易烊千玺走远的背影,心脏乱跳的王俊凯可以说是,呆若木鸡。

 

夏夜里的空气比白天要活泼一些,流动来流动去,王俊凯有点闹心。

 

风总是,乱撩人啊。

 

-

 

回到家的易烊千玺如往常一样放下书包摊开书本,映入眼帘整个书桌就会慢慢虚化成今天和王俊凯同桌的时候,补课课桌的样子。

当初在那短短的一瞬间,他觉得自己是读懂了王俊凯的眼神的。所以每当再次陷入这种想象的时候,他就会有点小小的生气,王俊凯宁愿半年不跟他讲话,都不愿意装傻。

可这太不切实际了,易烊千玺觉得,他是做好了一起装傻的准备的。

而王俊凯的单方面撤离让他的这个决定瞬间失去了意义,却也证实了他们俩都挺倔的,所以今天才忍不住冒险地将了王俊凯一军。

即使有点不忍心亲自戳破彩色的泡泡,又被王俊凯呆住的样子可爱得忘了绷住脸。

 

而王俊凯就不一样了。

一路回家害羞了没多久,立刻就隐隐地有点被激怒。

没觉得我喜欢??

青春期的反骨和不甘心一起涌进脑海,王俊凯心一横——

那让你觉得觉得好了。

 

尤其经过这半年,王俊凯觉得比憋,易烊千玺胜。

 

半年的奇妙冷战期就这么不了了之,回想起来觉得冗长的那段时光也因为对方只是暂时地不在而变得容易忘记。半个夏季的热气和半个冬季的寒风都敌不过终点易烊千玺弯起眼睛的笑脸。也不是不想计较为什么这半年易烊千玺似乎也没有搭理他,可越纯粹的感情越容易被勾起,一张传过来的纸条,一句傲娇的话,就够他王俊凯失眠一整夜了。

写作业到凌晨的时候,他给易烊千玺发信息说,“我手好冷啊。”

易烊千玺回——“哈哈哈哈哈哈。”

——“?”

——“给你哈手。”

 

王俊凯气笑了,忍不住想起易烊千玺得逞的小模样,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真好。王俊凯一边看着微微亮着的屏幕,一边觉得,因为易烊千玺搬回了小区,所以夜色都更好看了。

 

 

-

每个晴天的下午我们都去那看书

你坐我骑的车

说好还没去过的地方还好多

 

第二天,易烊千玺嚼着口香糖慢悠悠下楼的时候,路灯已经亮了好一会儿了。

早饭一碗简简单单的抄手,他吃得汤都凉了才起身。

而这一切的小动作,只不过就是为了能看到眼前那个靠着单车站在路灯下的男孩,呼出白色的雾气安静等他一个人的场景,让他没来由的安心。

 

其实易烊千玺也觉得依赖一个人一点都不man,但是和王俊凯呆在一起的感觉太舒服了,以至于让他恍惚觉得,做个小孩也没什么不好。

“我今天……不想骑车。”易烊千玺抓了一下太阳穴,轻声说。

王俊凯挥挥手,“上来上来我送你,慢死了要迟到了。”

易烊千玺喷出一大团雾气,跨上后座。

王俊凯忍不住弯了嘴角,“笑什么啊?”

易烊千玺垂着眼睛,蜷缩着手指又说了一句。“明天也不想骑车。”

王俊凯无奈地歪了一下脑袋,回头忍不住扯了一下易烊千玺挡了半张脸的围巾。

“那围巾给我戴。”

易烊千玺准备上手把结解开的时候,王俊凯已经快他一步了。

倒春寒的天气让人摸不着规律,易烊千玺这几天有点感冒,鼻尖红红的,近看还有点破皮。王俊凯愣了一秒钟,有点心疼,又给易烊千玺系回去了。

早风又顶开了易烊千玺的刘海,王俊凯想起了什么了,凑上去亲了一下易烊千玺的露出的额头。

 

——“?”易烊千玺瞪大了眼睛小声的发出惊叹,嘴巴也微微张成了“o”型,轻皱着眉的表情因为被挡住了一半而变得有些可爱。

“感冒了就直说,别撒娇。”

自行车猛的歪斜了一下,因为易烊千玺的左腿抽了一下。

王俊凯回身上车,“抓稳,走了。”

 

亲吻的触感很真实,却又被寒风吹散,易烊千玺觉得有点抓不住。

 

一直到上课,易烊千玺的脑子都是蒙的。

 

其实从当初不小心对上王俊凯灼热的眼睛,到后来一次又一次的退缩,他早就越来越不相信王俊凯是喜欢他的这件事。王俊凯信以为真的“反激”,只不过是易烊千玺小心翼翼的试探而已。他承认自己有点腹黑,这么多年来王俊凯对他心墙的入侵让他害怕又期待。他那么讨厌失控,却不讨厌王俊凯。

而他所认为的王俊凯的小秘密,只不过也是他自己的小秘密而已。

一直想着清新纯爱路线的易烊千玺,本想颤悠悠控制着自己试探的步伐,想努力多和王俊凯说几句话,却万万没想到王俊凯就在一个普通的冬日早晨打乱了自己脚步,进入了暧昧不明阶段。

又在一次周末的补课里,王俊凯一听易烊千玺想吃冰淇淋,飞奔下去小卖部却又只是带了瓶矿泉水上来,丢在他桌上说。

“不惯着你。”

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融进逆光里的睫毛,嘴角隐隐地勾了一下,忍不住跟了一句,“早上那样就管用?”

正午阳光挺好的,易烊千玺还往王俊凯那儿凑了点,棉袄擦过的时候还发出了细微的声音。王俊凯低着头,屈着胳膊撑着脑袋没有抬头,在易烊千玺的注视下抿着唇没出声。

而就在易烊千玺微微撤回身子和视线的下一秒,王俊凯抢着说了一句,“挺管用的。”

尾音的涟漪淹没在了下课后的喧闹声中。易烊千玺愣了一秒,没有出声,眼神却忍不住向着王俊凯投了过去。

王俊凯回过头勾起唇角,抬手碰了一下易烊千玺的脸蛋,“你爱吃的那个卖完了。”

班上人走了一半,人群走过的时候带起微凉的风吹冰了本来就不温热的脸颊,和王俊凯碰过的地方形成鲜明的反差。易烊千玺环顾了一圈,等灼热渐渐淡下来后假装不经意地问,“你真喜欢我?”

王俊凯本来翻着书本,愣了一下后乐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话题由易烊千玺先提起。他低低地笑了一声后眨着大眼睛望着他,同时心里暗暗做了一个决定。他深吸一口气说道,“怎么了,真喜欢,喜欢你还要跟你打报告?”

易烊千玺被噎了一下,又复而想起这半年来他也被折磨得够呛,猜来猜去就是拿不准王俊凯是不是真的喜欢他。他当然需要打个报告,他以为王俊凯懂他的,他以为王俊凯那次落荒而逃就是不打算告诉他,可半年不见,只有他的感情还在原地踏步,王俊凯就这么向他袒露了心声。

在遇到王俊凯以前,易烊千玺的时光就像硫酸池一样,错过的人,就会消失。王俊凯是他想抓住的人,想失而复得,又不想失而复得的人。他浑然不知自己正坐在座位上发呆,脸颊有点气鼓鼓。在王俊凯轻笑着望着他温柔地说,“怎么还哄不明白了呢?”以后,眨了眨眼睛,彻底泄了气。

 

 

王俊凯没有逼着易烊千玺表态,易烊千玺就把装傻充楞发挥到了极致,王俊凯也怡然自得,乐在其中。

距离竞赛的时间越来越近,本来就爱埋在书堆里的易烊千玺更投入了,王俊凯站在他们班门口,教室里女孩儿的声音都炸起来了,易烊千玺都硬是不抬头看他一眼。

“故意的吧。”王俊凯笑了一声,转过头准备回自己班上,吴音就拿着一个小信封小跑着冲了上来。

“王俊凯王俊凯!你就帮帮我递个纸条吧,感激不尽!!”

王俊凯当然知道这是要他给易烊千玺的,正愁没有理由说句话呢,王俊凯也没多想,打开随便看了一眼就大大咧咧地走进教室里,面朝着易烊千玺坐在了他前面的位置。

 

其实易烊千玺早就看见王俊凯了,握着笔草稿纸上一片空白。王俊凯看了两眼便懂了,“笔没墨了?”

易烊千玺索性放下了笔,抬起眼睛望着王俊凯。

“给。”王俊凯把一个牛皮纸信封拍在易烊千玺的桌上,故意不做解释,随着上课铃转身离开了。

谁都没想到吴音写的是一封匿名信,也没人会想到这个神经大条的女孩子会用打印机写“暗恋你很久了”。揉得皱巴巴的牛皮信封也充满了被误会的嫌疑,王俊凯觉得天助我也,易烊千玺怎么看都觉得是王俊凯又在逗他开心。

后来吴音又托王俊凯送了一次匿名情书,依旧是简短地得不能再简短地句子。王俊凯看易烊千玺丝毫没有怀疑这是别人的情书,便借着这个由头逼吴音多印几封,好多找几次易烊千玺。

吴音都有点幻灭了,“你怎么比我还热情?你不是说我没戏么?”

王俊凯笑弯了眼睛,“到时候有惊喜。”

 

各种竞赛陆续开始的时候,已经是又一年盛夏,再等到比赛结果出来的时候,已经是高二上学期结束的时候了。

王俊凯依旧有一搭没一搭的给易烊千玺送着匿名信,有时候让吴音去印,有时候兴致来了自己去印。易烊千玺照单全收,王俊凯也当没事人送。

幸亏有周末补课的时间,王俊凯不仅可以每天看见易烊千玺,还能在这两天和易烊千玺坐同桌。竞赛的奖状被随便的摊开在桌上,金色的花纹有些晃眼睛。王俊凯把自己的奖状叠好,再把易烊千玺的也拿过来放在一起,对折起来,放进了自己的文件夹里。

“?”易烊千玺侧过头望着他,有点不解。

王俊凯收拾好后朝着他笑了笑,“以后保送加分什么的会用上。”

“你怕我弄丢了?”

王俊凯往座椅上一靠,“我怕你,不跟我商量,不告诉我。”

易烊千玺没有说话,握着笔的手颤着松了一下。

“你再别一声不吭又走了。”

暖气突然起了一阵轰鸣,和易烊千玺情绪揉杂在一起,莫名的相印。

“嗯?”王俊凯咧开嘴笑。他知道易烊千玺会答应他。

“知道了。”

 

 

自习的时间还长着,易烊千玺也突然没了做题的兴致,窗外被雪团覆满的枝桠尖锐地刺向天空,像是奋力地破开什么一样。他想着王俊凯那番话的含义,好像有点责怪他的意思,又好像不是。他是一个不怎么敢想未来的人,也是一个不太爱谈希望的人,做好现在就是他生活的全部,有变数就会有辜负,他真的不喜欢失控。所以连上什么样的大学,他都没有想过。

可王俊凯那句商量,让他心里一动。

“那你想上哪个大学?”

王俊凯本来准备打个哈欠,听到这句话眼睛猛地一亮,“跟我一起?”

易烊千玺偏回头,看着面前的卷子。“参考。”

“我想去A大。”王俊凯说,“特别特别想。”

“为什么?”

“你真想知道?那我可说了。”王俊凯狡黠的笑了笑,“给你打报告,这是喜欢你的一部分。”

易烊千玺低着头咬着口腔内壁,鼓了鼓嘴巴算是应许。

“因为它是综合性大学,你喜欢的物理院系和我喜欢的地理系都很不错。”王俊凯说,“你应该不太喜欢挨着市中心?A大靠城市边缘,离山水都很近,校内环境也很好……最重要的是,两个院系离得很近……”

“噗。”易烊千玺突然没忍住,乐了一下。

王俊凯也马上停止了说话,愣住了看着他。“笑什么??我认真的。”

“嗯。”易烊千玺勾着唇角,换了一个坐姿想再解释一句的时候,王俊凯突然拿过了他的手机。

“其实还有几个我也很喜欢,我写在你备忘录里吧。”

“哎……”易烊千玺伸手想阻挡一下,但是为时已晚。

密码还是初中时候的密码,王俊凯点开易烊千玺手机里的备忘录,是后台就打开过的一篇。一条又一条井然有序,记录的全是王俊凯递给他的那些打印体的直球小纸条,就这么猝不及防的映入王俊凯的视野。

手指都忘了怎么动,王俊凯看着每一句话,有点想笑,咧开嘴的时候眼睛却红了。

易烊千玺躲他的视线,淡淡地说,手指轻轻握着拳头,“你要是手写,我就不这么麻烦了。”

王俊凯听了彻底笑开了,忽然觉得好像告诉他其他的学校都不重要了。

“我打了这么多报告呢。”王俊凯这才开始上下翻翻,没想到短短几个月,他给易烊千玺说了这么多傻话,顿时有些庆幸不是亲手写的。“你就记下来,不说点什么?”

暖气又起了轰鸣声,易烊千玺笑着对上王俊凯的眼睛,玩笑着说。

“请进啊。”

 

 

又是盛夏的一天中午,王俊凯准备去易烊千玺班上找他吃午饭的时候,同学告诉他易烊千玺被班主任叫走了。王俊凯往办公室的楼层去的路上,突然听到易烊千玺和老师就在他侧上的楼梯上谈话。

王俊凯耐心的等着,老师似乎很喜欢易烊千玺,唠了一大堆有的没的,关心他的学习生活和课余,又说起了这次竞赛的成绩。王俊凯半个身子被烈日烤着,闷热的湿气蒸得他都快困了。他懒洋洋地斜靠在楼梯的扶手上,眼睛都快眯上的时候突然听见老师问了一句,“有没有想过去哪个大学?”

 

这一次,蝉鸣代替了轰鸣的暖气,应着王俊凯沸腾起来的心跳。

他听见易烊千玺缓缓地说。

 

“想去A大。”

 

 

蝉声小了下去,留下夏日独有的闷热的声音。易烊千玺转身顺着楼梯走下来,遇见了偷听并且朝着他笑弯了眼的王俊凯。

 

他们看着彼此,刺眼而夺目。

 

 

 

我看着你的时候

能感受你的温柔

窗外面安静的

像诗里面的段落

 

-End。-

 

小剧场:

 

王俊凯:我好像追到易烊千玺了,惊喜吗?

吴音:??????


宝贝们 我太久太久太久没出现啦
托大家的祝福 现在真的是恋爱的尾巴啦🙈

希望大家都能找到自己的大狗狗🙈❤️


谢谢大家祝福!就不一一回复了 日常肯定就不会更新啦 

但是他送了我520袋辣条我真滴

可爱又好笑🙊

突然发现跟我存的猫猫一模一样嗷!


你们还别说p2后面真的像懵逼千玺啊hhhhh

我们俩。

  • 看似纯情其实霸道凯X看似社会其实可甜千。

  • 接住好好哥哥的设定梗。

  • BGM——《我们俩》-郭顶。

  •  @梵妮莎BLUE  @专治防爆 迟到的生贺!短小得不行请笑纳!

 

-

你在左边我紧靠右

第一张照片不太敢亲密的

属于我们俩的脸庞太天真了

苹果一样带甜的羞涩

 

夏天在无限拉长的蝉鸣声里慢慢接近尾声,教学楼侧斑驳的梧桐影随风摆着,在炎热潮湿的空气里添了一丝丝惬意。A高中在上半学期的第一个月考之后,对高二年级进行了重新分班。分班表张贴出来以后,许多人抱怨着从军训开始就建立起来的革命情谊被打乱,走廊上熙熙攘攘地聚集着不愿分散的人群。

不过也有人无所谓,甚至觉得能和本以为没机会搭上话的人做同班同学,也挺不错。

 

易烊千玺背着书包靠在四班的门口,和叶扬林旭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中考发挥有些失常的他开学被分在了13班,好在他也不是什么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和叶扬林旭两个混日子的人在军训期间就打成一片。分班考试的时候发挥稳定,便一下子跃居四班。这天早上叶扬林旭一路把他送上楼,在四班的门边打趣。

“以后找你也太累了,爬四层楼不说,还得路过三楼办公室。”叶扬往栏杆上一靠,左右打量着路过的学生。

“我又不是不下楼了。”易烊千玺笑了一下,直起身子换了一下姿势。

林旭没说话,站在一边表情不怎么好,一直在荷包里摸来摸去,皱着眉头望着走廊尽头。

叶扬捶了他一下,“烟瘾犯了啊?”

易烊千玺笑了笑,立刻挥着手转身准备进班,“去一楼抽啊,别给我闻见,难受。”

“行,那我们下去了。”林旭立马来了精神,冲易烊千玺点个头就拉着叶扬走了。

易烊千玺走进班里,不少同学都抬头盯着他看。不少人都知道易烊千玺这号人——一个看起来十分清冷干净的少年,却和末尾班级两个最出名的混混学生混在一起。偏偏受处分的坏事他都不参与,只是偶尔逃课打球或者自习不干扰其他人,成绩拔尖,学校多次警告后也拿他没了办法。

叶扬和林旭走的时候正踩着早自习上课的点,班上的空座位已经没剩几个了。四班是单人单座,易烊千玺直接看了看最后一排,不是已经坐了人就是用书包占了位置。于是他想都没想,疾步坐到了倒数第二排唯一的空位。

学霸班高个儿还挺多。

易烊千玺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放下书包,没去搭理周围人的视线。身后的座位是空的,只有板凳上放着书包。易烊千玺正想着会是谁坐他后桌呢,班门口就走进来一个人,迈着长腿朝着他身后走。易烊千玺眉毛一挑,嘴角不自觉勾了勾。

居然是王俊凯。

 

 

王俊凯高一的时候就当上了A高的护旗手。

统共没几个人的国旗班里,当初高二高三的学长占了大多数,而新高一的学弟要想加入可谓很难。但王俊凯例外,身高和成绩没得挑,挺拔的站姿更是让他直接通过了考核,每周一都要接受全校同学的注目礼。

而易烊千玺,也是在高一的某个困得睁不开眼的清晨,一下子就被这个帅气的新人夺去了视线,也顺利在主持词里捕捉到了他的名字。

“这人挺好看。”当时的易烊千玺如是说。

叶扬看了他一眼,笑了一声,“王俊凯?他学生会副主席,烦他。”

易烊千玺没说话,跟着乐了一声。

“我上回抽烟就是他抓的。”林旭和他们站附近,插话了一句。

当时的易烊千玺忍不住多看了王俊凯一眼,“那是你该。”

 

如今,如果易烊千玺没有记错的话,王俊凯已经是主席了。

 

 

王俊凯走回座位的时候也纳闷儿呢。

这人不是易烊千玺么?中午巡查的时候十次有九次他都蹲在厕所门口玩手机,看王俊凯要进去就和他周旋半天,直到里面的人把烟头毁尸灭迹。

王俊凯心情好就跟他聊几句,心情不好就直接往里冲,拍了照片直接上报学校。

跟易烊千玺短暂地对视了一眼,王俊凯坐下后拿出生物书自习。却没想到下一秒桌子就被前面的椅背给顶起来了。

“……”王俊凯皱着眉头抬眼盯着易烊千玺的后脑勺,伸手用笔拍了拍他的颈侧,“坐好,自习。”

老师还没来,易烊千玺闻声转过身趴在王俊凯的瘪瘪的笔袋上,咧开嘴笑了一下,“还认识我么?”

王俊凯从鼻子里叹了气,用没打开的笔指着易烊千玺的鼻尖,“转过去,自习。”

易烊千玺垂下眼睛视线晃了晃,伸着脖子用鼻尖怼了怼王俊凯的笔,把王俊凯吓了一跳,笔掉落在桌上的同时,手指不小心蹭了过去。

抬头的时候易烊千玺已经转回去了,王俊凯指尖残留了一点易烊千玺鼻尖滑溜溜的触感。王俊凯愣了一下,动动手指忽然觉得有点无措。视线再次落在易烊千玺的背影,没想到他能考到靠前的班级里来。王俊凯甩了甩头清空杂念,低头投入自习。

 

但易烊千玺并没有消停多久,三四节课语文课,正是大家昏昏欲睡的时候,易烊千玺反手给王俊凯传了张纸条,王俊凯原本没打算接,可是耐不住他捏着纸条的手摇来摇去,晃得他没法集中黑板。

他伸手把纸条接过来,没好气地打开——“在吗?”

王俊凯没忍住轻轻啧了一声。抬头就看见易烊千玺搔了搔脸笑得颤了几下,没来由地火气消减了一半。拿着笔犹豫了半天写下两个字——“听讲。”

 

易烊千玺打开王俊凯丢回在他桌子上的纸条,弯着嘴角笑了一下。

他觉得自己的第六感不会错,至少是可以对一半的。

 

高一和叶扬林旭认识以后,他就不可避免地要经常和王俊凯打照面。没接触几次他就觉得王俊凯这个人很有趣,没多久就喜欢上了,看见他就忍不住逗,没想到越逗越喜欢,连林旭和叶扬都瞒不住,没几天就被发现了。

中午在校园里闲逛的时候撞见过有女孩儿来约他吃饭聚会,而王俊凯红着耳朵红着脸义正言辞拒绝的时候,低眉顺眼可爱得不行。王俊凯平日里虽然都是温柔近人的模样,发起火来却有着能把旁人吞了一般的气势。尤其是亲眼看了林旭叶扬和王俊凯吵架之后,易烊千玺更是觉得这人严肃起来气场两米八,让人有些害怕。

但王俊凯从来没有上报过易烊千玺。按理来说他也算“从犯”,但王俊凯的罪证照片里从来没有他的身影,也从来没有警告过他。有时候他中午困了乖乖待在班上,王俊凯还会特意进来问,“易烊千玺在不在?”

每次易烊千玺抬头正准备冲他眨眼睛,王俊凯就飞快地回身走了。

 

王俊凯对他也挺不一样的。

易烊千玺决定近水楼台,撩撩试试。

 

-

 

也不知道新班主任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周的第一次连堂班会,居然让全班同学写同学录。全班一共三十五个人,也就是说每个人要写三十四份。好在老师说只用写基础资料联系方式,不然留言板可谓是要绞尽脑汁。

一下课,坐在易烊千玺斜后方的许宁喊了他一声,问道,“易烊千玺,你这电话留的,怎么大家都不一样?”

“啊,随便填的,”易烊千玺解释,“以后大家熟了自然会留。”

许宁也不是较真的人,懂了易烊千玺话里的意思之后点点头出了班门。易烊千玺余光看到王俊凯还在认认真真写同学录,又转了半个身子,两手抓着椅背,下巴搁在指缝上,“哎,王俊凯。”

王俊凯停了笔,抬头望着他,疑惑地“嗯?”了一声。

“我给你留的是真号码,”易烊千玺抿着唇笑,“你别给别人说啊。”

王俊凯看着他这样子,忍不住乐了。

易烊千玺愣了一下,“笑什么啊?”

“咳,”王俊凯收住笑反问道,“我要你电话干什么?”

易烊千玺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以后你要是找不到我了就直接打电话抓我呗?”

这个理由讲道理还蛮正经充分的,王俊凯点点头继续写字,“行吧。”

“你留的都是真电话啊?”

王俊凯没所谓地耸耸肩膀,“挺多人知道的。”

易烊千玺没再搭话,随着上课铃转回身子,拿出课本上课。

 

 一段时间过去,在易烊千玺充分了解了班主任的脾气以后,副课上便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了。四班正好是教学楼的顶层,走廊尽头就是自习室,靠前的班级没有人逃课,易烊千玺独享这一片宁静,有时候捎上叶扬和林旭在这里碰头聊聊天,好不惬意。

在王俊凯第三次发现前面的座位是空着的时候,他皱了皱眉头起身打了报告走出教室。

离走廊尽头还有一段距离,王俊凯就已经听到了自习室里的谈论声,临近的班级都会被影响。正好一班的班长看见他,便从座位上追出来拦住,“王俊凯,自习室好像有你们班人,管管吧有点儿闹。”

“嗯好。”王俊凯应了一声,加快脚步走过去。

公共的自习室没有门,王俊凯还没进去就看见了背对着他坐的易烊千玺,对面是并肩而坐的叶扬和林旭,有一搭没一搭地讲话,甚至还懒散无纪律地把脚翘在桌角。

王俊凯一踏进去,叶扬和林旭就十分迅速地收了声,视线警惕地盯着他。“你来干嘛。”

“易烊千玺。”王俊凯没搭理,站在不远处喊了一声。

易烊千玺回头一看是王俊凯,嘴角立刻弯了,“想我啦?”

“回去上课,你们俩也回去,吵到隔壁班自习了。”王俊凯又走近了一点,手掌挥了挥示意了一下。

“我就想呆这儿自习。”易烊千玺顿了一下,“而且我刚没讲话。”

叶扬和林旭向易烊千玺抛去一个白眼,刚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又被王俊凯打断。

“那我也过来,等会谁再讲话我就上报。”王俊凯的视线扫过叶扬和林旭呆愣的脸庞,“我拿了东西就过来。”

王俊凯转身走出门的瞬间,林旭就把刚掏出来的打火机狠狠扔在桌上,“靠!这么背。易烊千玺你还笑?你笑什么啊。”

“啊,笑他好看。”易烊千玺低头看着书。

“?”叶扬也是一噎,“这才几天不见啊就彻底倒戈了,成绩好就帅啊,咱们林胖不社会不帅么?你到底哪头的?”

易烊千玺抬头歪了歪,眯着眼睛说,“逼数自在人心啊,他们胖子看书都像点菜。”

林旭袖子一撸,“嘶易烊千玺你今天是不是要打……”

“干什么呢!说了不许吵!”王俊凯拎着几本书拿着笔站在门槛处皱着眉头,眼神钉在林旭脸上,“还要打架?手上烟扔了。”

王俊凯走过来坐在易烊千玺旁边,把手上的书摊开后马上进入状态自习。叶扬给易烊千玺的脑袋顶使了八百个眼色也没有成功,只好捞起林旭离开这个气氛压抑的地方。

 

王俊凯在他们离开以后才注意到,自习室里的桌子虽然很宽,但是易烊千玺零零散散的东西放下了之后,他能占用的位置不多了。

“你怎么还带这么多玩具?”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面前的小玩偶积木,有点费解。

“看着心情好。”易烊千玺说着,还把最喜欢的一个小狮子往王俊凯那边推了推。

“我不用。”王俊凯摇摇头,伸出手指在桌面上虚着划了一条竖线,“你的东西不要超过这条线,不然没收。”

易烊千玺眨了下眼睛,撇了撇嘴“哦”了一声,硬生生把那句“你怎么不换个位置坐”给咽了下去,埋下头自习了。

但是过了将近半个多小时,易烊千玺还是没忍住侧头抓了抓王俊凯的袖子,“叶扬和林旭都走了,你还在这儿陪着我干嘛啊?”

王俊凯的耳朵肉眼可见地一红,随着下课铃猛烈的袭来,王俊凯站起身抱着书就往外走,“回教室。下节英语。”

“……”易烊千玺看着他的背影转了转笔,拿着书跟在了王俊凯身后回去了。

 

 

自那以后四楼的自习室里鲜少再有叶扬和林旭的身影,王俊凯照例和易烊千玺挤在同一个桌子上自习,时间久了两人还会一起讨论讨论题目,易烊千玺发着呆说些天马行空的话的时候,王俊凯也接两句,然后拎起他的脖子告诉他还有很多作业没写完。

体育课的时候易烊千玺路过十三班吹一声口哨,叶扬和林旭便马上趁老师不注意翻窗子跑出来,三个人压马路似的围着学校转悠,然后坐在小卖部的休息区里吃吃喝喝。

易烊千玺的手巧叶扬他们已经司空见惯,但也是第一次看见易烊千玺拿着个穿着纯白T恤大眼布娃娃,用彩色的圆珠笔涂涂画画。

“这什么啊?怎么还给姑娘设计衣服啊易烊千玺你还有这爱好呢?”林旭从口袋里掏出根烟,准备点上的时候又被易烊千玺制止了。

“别熏着,纯棉的可吸味儿了。”易烊千玺扯了扯迷你小T恤,“这男孩儿好吧……”

“哎这衣服不是王俊凯经常穿的那件儿么……”叶扬有点犹豫,指着衣服不可置信地看着易烊千玺。

“对咯,这王俊凯小样,”易烊千玺把娃举起来冲着叶扬摇了一下,“全球限量。”

“哎你一说王俊凯,”林旭有点儿受不了,强行扯开话题,“自从你中午不下来了,我连着还几天没被抓过!”

“嗯?”易烊千玺手顿住,抬起眼看着林旭,“什么意思?”

“他好几天没来厕所抓人了,我爽了快两个星期了都。”林旭夹着一根没有点燃的烟,表情十分陶醉。

易烊千玺梨涡荡了一下,弯着眼睛没说话。过了半天才说,“感谢我吧。”

叶扬反应了几秒钟,盯着易烊千玺的脑袋顶,“真想把你手上的东西糊泥巴里。”

“我听说马上要订校服了,不穿的又要处分。哎怎么这么多破事儿……”林旭摸了一把脑袋,翘起腿晃了晃。

“校服?”易烊千玺挑了挑眉毛,“要是好看的那种我没意见。”

“是,你帅,穿什么都好看。”林旭没好气,“我的肯定又要定做,初中就是定做。”

三个人乐了半天,放了学直接出了校门吃午饭。

 

 

四班正好位于顶楼楼梯口的拐角处,易烊千玺吃完午饭之后揣着心思和林旭他们在下头晃了会儿,半天没见王俊凯下来便慢悠悠走上楼,还没走几步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拉向前然后推到了墙上。

王俊凯的气息和身影铺天盖地地压上来,本就略微高一些的身高,一只手还撑在他斜上方的墙壁。易烊千玺瞬间心跳如雷,嘴唇细微地张了张,刚稳住有些颤抖的眼神就听见王俊凯说。

“站直,量身高。”

“……”易烊千玺突然想发会儿呆。

王俊凯放在他斜上方的手比了比,在一边记下了身高,抬头的时候看见易烊千玺还站着不动,忍不住笑了。

易烊千玺刚把视线挪到王俊凯好看的笑脸上,下一秒头发就被他呼噜了一把。

“进去把体重测了,去自习室等我。”

易烊千玺更愣了。

“?”王俊凯歪头看着他,想起什么皱了皱眉,“你今天要下去跟他们一起?”

“没啊,”易烊千玺否认,然后僵硬地转过身子进了班里。

测过体重以后易烊千玺回到座位拿书,翻抽屉的时候突然发现他的娃不见了。顿了一秒钟之后,他心有感应一般地回过头,他亲手绘制了T恤的王俊凯小样正趴在王俊凯的笔袋上一瞬不瞬地望着他。

易烊千玺内心一片云涌,噗叽就把王俊凯小样的脑袋拍进了笔袋里,抓起书就走了。

 

-

 

易烊千玺愈发觉得王俊凯知道自己的心思了。

虽然还是经常会脸红耳朵红,但是越来越爱看着他笑了。上一次王俊凯这样笑直接导致热爱自由的他点头当上了四班的团委书记,易烊千玺一直懊恼到现在,堪称甜蜜的负担。

这天中午易烊千玺就一边思考这件事一边吃午饭,回来的时候已经迟到了将近二十分钟。刚一进校门把手机掏出来看的时候,满屏幕都是林旭和叶扬发来的感叹号。

——“靠!!怎么今天巡查了!千玺你人呢!?”

——“快点救人要紧!我周璇半天了不管用啊!!他非要问你在哪!”

——“跑哪儿去了快回!!”

……

易烊千玺勾了一下唇角,迈开腿小跑起来。

一楼卫生间门口的走廊右侧是一个拐角,易烊千玺绕了一圈从右边跑过去,喊了一嗓子“林旭——”,然后抓起王俊凯就跑。

叶扬和林旭风中凌乱地望着跑远的两人,有点摸不着头脑。

 

同样也有点摸不着头脑的还有王俊凯。

虽然被易烊千玺拉着在风中奔跑的感觉还不错,但是刚刚叫的确实是别人没错吧?而且他刚刚也的确是捉到了林旭在抽烟,按照普通剧本就应该拉着“犯人”“畏罪潜逃”啊,谁会抓“警察”啊?

“哎,”王俊凯步子慢下来,扯了易烊千玺一把,“牵错人了吧?”

中自习开始很久了,快要靠近操场的路上基本没什么人。易烊千玺停下来回过头,还有些喘,“啊,跑太快了。”

王俊凯站在原地不说话,看着还被易烊千玺抓在手心里的手掌。

“不过我一抓就知道是你了,”易烊千玺这才松开手,“看我紧张得一手汗……”

王俊凯望着他半天,弯起眼睛笑了。

“也可能是我的汗。”

 

 

王俊凯这一记反撩直接导致易烊千玺在下午的1000米体育测试上超常发挥,加上他中午又没有午睡,紧接着的一堂语文课昏昏沉沉,直接撑着脑袋就进入了睡眠模式。

前不久定制的校服已经发了下来,正是秋天这样气温尴尬的季节,班级里还开着电扇,有的人还穿着短袖,有的人却已经穿上了校服外套。

语文老师有些生气,很多人都不在听讲的状态里,奈何很多人的名字都没有记全,只能随手挑一个学生杀鸡儆猴。他举着粉笔一点,朝着易烊千玺的方向说,“那个后排穿外套的同学,起来回答一个问题。”

全班的视线都朝着那边聚拢过去,语文老师的形容很准确,易烊千玺周围的一众人里,全都脱了外套。许宁正准备伸长了腿踢一脚易烊千玺凳子的时候,被王俊凯瞪了一眼,觉得莫名委屈。

然后王俊凯就当着全班同学的面飞速披上外套站了起来,目光真挚地望着语文老师。

语文老师自然是认识王俊凯的,不好拂了他的面子,十分自然地问完了课堂提问。

于是许宁的认知也出现了崩塌,只不过一下课就出了班门的王俊凯并没有给他提问的机会。他只好离开座位趴在易烊千玺桌边,给转醒的易烊千玺讲述了刚才课堂上的故事。

“一年多,我没见他这样过!”

易烊千玺看着许宁一脸震惊的表情有点想笑,又突然觉得有些事情不能再拖了。他对着许宁笑了笑,推开他往自习室走。下节课是自习课,王俊凯果然已经在里面了。

他这次带了特别多小玩意儿过来,把王俊凯小样也带过来了。

坐在王俊凯旁边以后摊开书放好,易烊千玺开始把各种小玩意儿一个一个往王俊凯那边丢。

起初王俊凯还和之前一样,把易烊千玺扔“过界”的东西揣在兜里没收,但今天的易烊千玺好像有点不太一样,他停下笔对上易烊千玺的眼睛,带着询问,“你今天怎么了?”

易烊千玺在心里给自己鼓劲儿,趴在桌子上深吸一口气闭了闭眼睛,望着王俊凯,话到嘴边还是转了个弯,“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王俊凯特别温柔地望着易烊千玺,笑着嗯了一声,居然准备转头继续写作业。

“就完了?”易烊千玺有点懵,半个身子越过去盖在王俊凯的书上。

“啊,不是回答你了吗,还要说什么啊。”王俊凯用笔轻轻敲了一下易烊千玺的额头,“过界啦。”

易烊千玺没动。

王俊凯也没催,用笔戳了一下易烊千玺的小脸蛋儿,轻声问了一句,“嘛呢。”

“过界了不是归你么。”

 

 

-草率的End。-

 

小剧场:(微信界面)晚上回家后

 

易烊千玺:完了,我之后的课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过了五分钟)

王俊凯:我都听啦,想知道明天来吻我。

王俊凯:问我!

王俊凯:(对方撤回了上条消息)

易烊千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