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的尾巴-

喜欢一个人,就会长尾巴呀❤️💙

偷心贼。(五)

  •  怪盗千X警察凯。强强

  •  这是一个英雄和英雄的故事。

  •  请勿上升真人。

  •  韩国电影给的脑洞,不是一篇严谨文。

 ————————————————————

 【一】     【四】

 

        26

 

        又接连着交代了一通放下手机,王俊凯一边快步走出屋子,一边伸出修长的手指划出定位界面。

 

        果然,楠楠的位置离他的学校相隔几千米,并且任然朝着郊区移动。

 

        应该是和老A 在一起。

 

 

        低沉着眉眼,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来回的缩动着。王俊凯今天没有开车来,只能等局子里地人来接。

 

        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带着扬起的沙土呼啸而过,细尘有些迷了眼,伤口隐隐的扯痛宣告着存在感。手机在口袋里微微的震动了起来,王俊凯扒开被揉得凌乱的信纸,接起电话。

 

        “在哪儿呢?住院了还乱跑。”

 

        “巷口这边。”

 

 

        李律的吉普在车流里很显眼,王俊凯一眼就看见。李律给他留了副驾驶的位置,王俊凯时不时看看手机的定位,前窗宽阔的视野里不断掠过的柏油马路,不停催促着李律快一点。

 

        “到底啥情况,你再说清楚一点,你这住个院还能有虐童的案子?”

 

        “就上次丢了的那个小孩儿,来接他的那个大叔。我给小孩上了追踪器。”

 

        “我擦?就你上次看出来有问题的那个?你们侦查组的眼睛还真他妈厉害。”

 

        王俊凯扯起嘴角笑了一下,不置可否。

 

        “你这伤口没事吧?等会指不定要大战一场。”

 

        想到这里王俊凯心底一沉,手隔着厚重的羽绒服轻轻按了按伤口,痛意袭来。他果断的脱下,换上了李律带来的薄外套。

 

        一个能够培养出易烊千玺那样身手的地方,肯定是一场酣战。王俊凯转头看了看后面坐着的警员腰侧的凸起,才放下心来。

 

 

        “没事的,大家小心就好。”

 

 

 

        楠楠的定位点逐渐的靠近三环线,屏幕上红色的定位光圈不停地扩大闪烁着。王俊凯抬眼望着高速公路上的立牌,“到达二环”四个字让他浑身紧绷,眉头深深地拧着。

 

        可再次注意到追踪界面的时候,王俊凯紧紧地皱起了眉头。

 

        食指和中指不断地滑动着,地图不断地扩大着,定位点突兀的停在没有出口的高架桥上,足足十几分钟。

 

        过了好久,定位点才开始移动,但是移动速度明显变慢,并且刚一下高架,就拐弯进入了一条不知名的巷道。

 

        王俊凯心里咯噔一声,紧抿着唇脑子里飞速的思考着。

 

        车窗外冬季的天空锋利而高远,白寥寥的光僵硬地打下来。

 

       王俊凯知道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就是到了老A 的老巢,要么就是,千玺追上了。

 

 

        27

 

        不断地靠近目标地点,郊区特有的低矮平房一个连着一个的映眼帘。泥土的沙路颠簸不堪,混杂着凌厉的石尖,若不是吉普的底盘较高,只怕车子都划伤了。

 

        “错不了就这儿了吧。”李律捏着王俊凯的手机,仔细观察了周围崎岖错综的路口,指着前方稍远处一个深灰色平房冲着对讲机肯定的说着。

 

        “李组长,这次的行动,能让我来指挥吗。”王俊凯想着易烊千玺也许就在附近,难耐的冲动和担心又溢出心底。

  

        “你的能力有目共睹,我当然相信。给你带一个分队吧,你身上的伤还是要注意。”李律忙着把车停在隐秘的位置,没看见身旁王俊凯若有所思的脸。

 

        “这个案子你熟一点,给他们交代一下,马上就进去了。”

 

         王俊凯拿过李律递过来的对讲机,按下对话键的手指有些颤抖,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

 

        “除了那个老男人,其他可疑的出现者都不要伤害。”

 

         “收到。”

 

        “收到。”

 

        “收到。”

 

        ……

 

        接连的回复也没有抵消王俊凯的紧张,眼前那个不大的平房,显然不能硬闯。

 

        想起上次在易烊千玺家门口偷听到的话,楠楠极有可能被当做人质,王俊凯觉得贸然闯进去将会被牵制。

 

 

       “李组长,我先带几个人进去探探。”

 

       “好。”

 

 

 

        带着三个警员,王俊凯从车上轻轻地跳下来。上车之前吃的止痛药好像已经奏效了,腹部隐约只有略扎的纱布触感。抬起眼看了看,目标平房周围零星的断壁残墙为他们隐蔽迂回的接近创造了条件。

 

        “对讲机都拿好,我们四个人分头接近,看到小孩或者……或者老男人,都向我汇报一下,都小心注意隐蔽。”

 

        “收到。”

 

 

        身边的人四散而去,王俊凯远远地看着那间房子,团了团口袋里的信纸,抵着废墟下的阴影往前走。

 

        只是没想到绕过这片墙头,就看见了易烊千玺和老A。

 

        看来这里不是老巢,那么营救楠楠和千玺的难度会大大降低。

 

        松了一口气,就像是绷紧到快要断掉的弦突然被放掉了拉扯。眨了眨眼后抬起头,血液又陡然冲上了头顶。

 

        易烊千玺跪在那个平房侧门的水泥路上,仍然带着黑色的口罩,墨色的眼被凌乱细碎的刘海遮住,只隐约看得见挺拔的山根。老A冷冷的站在对面,手抓着易烊千玺没有痊愈的右肩,指尖用力的泛白。

 

        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蹙着眉闭眼忍痛的抽搐,狠狠的咬着下唇,却不敢出声。

 

        躲回墙后,王俊凯看了看墙的另一头,分析应该是老A 的视线死角。一边打开对讲机一边弓着身子飞快的跑向他们谈话旁边的拐角。

 

        “李组长,快来断墙这边,发现嫌疑人。”

 

 

        似乎移动的动静不大,老A冷淡的声音清晰地传来。

 

        “我这儿有枪,或者你自己用刀,选吧。”

 

         王俊凯动作一滞,瞳孔里满是深深的震惊。
 
         来真的?这么快?

         王俊凯指尖飞快的在屏幕上点击划动着,把楠楠的位置发送给分队的警员,下达了保护命令,他现在必须要阻止千玺。转头看了看已经靠近的李律,王俊凯指了指拐角后看不见的地方,手飞速的比划着暗语。

         两个人,一个有枪,一个弱势。

         李律了然地点点头,指了指王俊凯的腹部,也沉着的回复着。

         我们群扑嫌疑人,你有伤,去保护无辜者。

    
         刚比划完收到的手势,王俊凯就听见了熟悉暗哑的声音从墙后传来。

         “我自己来吧。”

         没有语调起伏,声音淡漠得像黑白的墨画。
    
        王俊凯头皮一紧,想都没想地回身飞快的冲出藏身的墙角,鞋底擦过坚硬的地面发出尖锐的摩擦声,狠狠地挥开易烊千玺微举着的手,指尖微微按着他无力的手腕,生怕老A突然开枪的扑倒护住他,腰部重重的撞在地上,伤口裂开时清晰的撕扯感让王俊凯咬着牙低声的嘶吼着,脚边感受到子弹爆破时的冲击力,身后不断地传来陌生人骂骂咧咧的打斗声。

         易烊千玺被突如其来的变数震得不知所措,如同灵魂出窍一般放空着瞳孔,脑子里只剩下刚刚王俊凯冲出来时,被风扬起的刘海下坚定的眉眼,还有现在包裹着他令他安心的气息。

         “千玺,我不许你死……”

         发白的指节伸展开,紧绷的脊背渐渐松弛,脖子上传来一片沉重而温热的呼吸,易烊千玺慢慢抬头对上他担心的眼神,看得有些入神,眼底泛着微红。

 

       王俊凯一边把易烊千玺带往安全地带,一边转头看了看身后的状况——老A手上的枪已经被拿下,周围也只埋伏了两个帮手,构不成什么威胁。

        此时还有些发懵的易烊千玺苍白着脸,看着王俊凯转过头来时浓烈的眼神胶着在自己的视线里,脖子上本来扯起的青筋慢慢又柔和的褪去,几乎可以看见对方绒绒冒出的胡茬。

 



         “孩子找到了!王俊凯!你怎么样?”
    
        李律的声音由远及近,王俊凯轻咳了一声收敛了情绪,被李律从背后扶起来,他敏感的把易烊千玺的脸挡进怀里,安抚般的摸了摸他的背,像是替谁问着。

         “小孩没事吧?”

         “没事,周围的人没什么防备一下就制住了。”

         “嗯。”王俊凯沉吟了一下,怀里的温热好像不太真实,“你们先回局子里,我再在现场看一下。”

         “那这个人……”李律狐疑的看着被王俊凯挡住的人,犹豫地开口。

         “这个人我来处理。”

         不容反驳的语气让李律有些微怔,出于相信也只好点点头离开。

    

         待李律走远,易烊千玺从王俊凯怀里直起身子,刚想开口问伤势,却看着他无声的从口袋里拿出皱巴巴的信纸,当着自己的面撕的粉碎。 

 

       刚刚还躁动的现场变得安静,信纸清脆的嘶啦声伴着王俊凯的不太规律的呼吸近在耳畔,劫后余生的沉默。

 

       微怔地抬头,王俊凯不太真切的声音传来,在喉咙里闷闷的。

         “为什么不要我来帮你。”

         第一次,他的声音里听不出温度。灰白的纸屑被散在旁边杂草丛生的泥巴里,宣誓着一些话的终结。

         “我自己可以解决,不需要麻烦……”

         “易烊千玺。”

         一字一顿,爆发之前的忍耐,就像闷棍打在棉絮上,易烊千玺心里莫名有些慌乱。

 

       “你知不知道有些事,两个人决定就够了?”

 

       良久,这句话像是胶水泼在易烊千玺身上。他一动不动的望着王俊凯,无害的眼神仿佛能伸出绵软的触手,轻触着他的底线。

       “呵,算了,你现在赶紧走吧。”王俊凯苦笑的拉起嘴角,看着不远处的菜野,眼神有些飘渺。“我今天帮你也许只是为了破案。”

        易烊千玺楞楞地看着王俊凯强忍着抽动的鼻翼,将要伸出的手却因为被对面的人突然的起身而僵在了身侧。

 

         一种叫做不舍的情绪,像是成群结队的蚂蚁,慢慢爬进心里,爬进心脏最柔软的地方,然后把旗帜朝脚下用力一插,占领。 



         “楠楠你不用担心,我会带他。”


        城郊的风好像因为没有林立的高楼吹的狂而绵长,流动的空气卷着王俊凯的尾音飘向远方。易烊千玺坐在地上,看着他远离后深深浅浅模糊的身影,一向尖利的眼神渐渐柔和得蒙上了薄雾。

       有的人,近不可相恋,退不可相忘。

 

        强压住刚刚突然想追上他的冲动,今天王俊凯的举动真的快要打破最后的防线。

 

        可转念心又一沉。

        总不是要去一个肮脏的地方待好多年,出来的时候,只怕物是人非。楠楠由你保护,也算是我以后还能去见你的理由。

        易烊千玺恍恍惚惚的站起来,王俊凯绝尘而去的马达声刺得耳膜有些生疼。失神的跨上早晨骑来的摩托,留下一串浑浊的尾烟。

   

       28

 

       王俊凯靠在驾驶位上,双手慵懒的搭在方向盘上,抿着线唇机械的开着车。失落的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的无获,而是那个绝情的湖泊,连一滴水都不肯留在缝隙里。

       你明明说你在意我,却又让我这么难过。



       归途似乎总是比来时要短暂,转眼王俊凯就已经到了警局。大家都忙着处理老A,王俊凯把楠楠带走的时候,也只是简单地打了个招呼。

        抱起楠楠的瞬间,王俊凯才感受到破裂伤口的撕疼。原来刚刚如潮水般扑面而来的失落竟可以盖过生理的刺痛。他强撑着笑脸对着楠楠柔声说:“楠楠去我家玩一会儿好不好。”

        “哥哥在哪?”楠楠乖巧的坐在王俊凯的手臂上,眼里的疑惑地深处是满满的风平浪静,就像这句话曾经问过无数遍。

 

        “楠楠,你哥哥,是个很薄情的人。”王俊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坐进驾驶位上低着头启动汽车,自顾自的转动着方向盘,眼底隐隐的暗色,嘴角带着自嘲的弧度。

 

 

       “不过他肯定不会这么对你。”趁着红灯的空隙王俊凯伸出手掌揉了揉楠楠的头,眼里不知是羡慕还是宠溺,暗藏着极光一样的闪动,又马上没入眼底。

 

       好像只能带着你牵挂的人,来让你牵挂。

 

 

       坐在王俊凯家沙发上的楠楠有些拘谨,缩着身子看着王俊凯给他端水拿零食,过了好久才喏喏的开口。

 

       “薄情是什么意思?我哥哥是个很好的人。”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什么都懂,就是说不清楚,只能用好来概括。

 

       王俊凯蹲在他身前轻轻拖着楠楠的手臂,歪着脸浅笑地看着他,不想解释那个心酸的词,等着他的下文。

 

       “哥哥告诉我,他找到了一个可以保护我的人。”说着,楠楠把手伸进厚厚的棉衣里努力捞着什么。

 

       微微有些错愕,王俊凯看着楠楠小小的手上,握着一个灰白色的橡皮章,像是经常抚摸把玩,留下了暗色的汗迹。

 

       “哥哥说,如果有一天有危险,看到穿着制服的警察叔叔,就把这个给他看。”楠楠摇晃着皮章,小小的脸上映着骄傲。

 

       王俊凯怔怔的望着那个皮章,手不自觉的抚上那片凹凸,镜面的王俊凯三个字有了灰尘的阴影显得更加深刻。他不由得想起了那个拿着戒指刀的易烊千玺,想起那天握着自己手指急匆匆冲着水的易烊千玺,想起那天笑得一脸稚气的易烊千玺,想起那天用药盒挡住自己的易烊千玺……

 

      “哥哥说那个人对他特别好,好到想躲着他。”

 

       -【王俊凯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们俩不可能!!】-

 

       “说有些事还是要他自己来承担。”

 

       -【……与你无关】-

 

       “说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不能一直见面。”

 

       -【我的心里一直有你,只是当我一个人经历了所有的苦难之后,就不会想跟谁在一起了。】-

 

       ……

 

       原来他从未不信任自己,从未不挂念自己,只是害怕没有未来。

 

       楠楠还在断断续续的回忆着,只是声音像是水池的塞子被拔起来一般,漩涡一样的吸进某个看不见的地方。

 

       王俊凯低着头摩挲着皮章上的刀印,鼻腔里环绕着隐约的清香。

 

 

       那就让我去找一个,我们都在的结局。

 

 

       王俊凯慌慌张张地站起身,手忙脚乱的从外套里掏出手机,一边拨着号码,一边朝着阳台走去。

 

       毛绒的高帮拖鞋在地毯上留下深深浅浅的痕迹,有些硬的鞋底走过木地板的时候发出嗒嗒的声响,电话通了。

 

       “爸,我想问你件事。”

 

 

       29

 

       王俊凯站在宽长的书桌前,低着头静默着。书房里沙质的窗帘把外面刺眼的阳光分散成温和的细线,把父亲严肃的脸照得光影模糊。

 

       “小凯,你是个警察,怎么能有这种想法。”

 

       身为律师的父亲因为职业,声音里带了许多沧桑和威严。王俊凯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接受拷问的罪犯,心里密集敲击的鼓锤像是要戳破鼓膜一般。

 

       “爸,我……”

 

       “法律没有捷径,在我这里,更是没有。”父亲把手撑在书桌上,微俯着脸看着王俊凯交缠无措的双手,放柔了声线。“我知道一定是你很在意的人你才会这么问,但我只能告诉你一些减刑的合法条件。”

 

        “……可以减刑?”王俊凯兀的睁大眼,希冀的样子就像看见泉水的渴人,眉宇间压制不住的期待。

 

       “你说的这种情况,未成年人,自首,戴罪立功,都可以减刑,但程度多少,全看法官意愿。”

 

       父亲平稳的声音就像密密麻麻带刺的蔓藤缓缓地穿过柔软的心尖,却还是让王俊凯心头一暖。

 

       只要有办法,他就要试。

 

 

       30

 

       披着沉黑的月色来到警局,窗户里都透出黄色的暖光来,减弱着深冬的锐利寒冷。

 

       “小王啊,你来得正好。”李律看见他后放下手中正要拨号的手机胡乱的往裤口袋里塞,半搂住王俊凯的肩膀就往审问室带。

 

       “这个人什么问题都不回答,倒是点名要你审。你们认识?”

 

       “不认识。”王俊凯心里一紧,但还是沉着的回应。

 

       “人是绑好的,你去会会吧。有什么事出来说一声就好。”李律拍了拍王俊凯的后背,有些担心但也无能为力。

 

 

 

       审问室的灯很暗,像是故意要营造出一种很阴森的感觉。白惨惨的光反射在冰冷的隔绝玻璃上,晃晃的光点有些迷眼。老A双手反拷在背后,岔开双腿坐在审问椅上,有些阴寒的眼神透过玻璃后的铁护栏直直地闯入王俊凯的视线,然后他呲的笑出了声。

 

       “王俊凯?”

 

       王俊凯看着他嚣张的样子,挑了挑眉,转身关上门。

 

       抿了抿唇,看来这个知道自己名字的人确实应该自己单独审审。

 

       “怎么?”

 

       “哟,你不惊讶我认识你?”

 

       “你审我还是我审你?”

 

       王俊凯也不拘束,直接坐上写字台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深邃的桃花眼微微眯起来,饶有兴致的看着老A,轻轻按下裤口袋里的录音笔。

 

       断定老A一定是第一次进局子,他要求的单审一定是有所条件和威胁,没有公证人做笔录也没有监控摄影,想必会有意外收获。

 

       “哈哈,好,你问。”老A动了动身子,背后的手铐发出叮当的响声。

 

       “跟易烊千玺到底什么关系,说吧。”

 

       “哈哈哈你不是经常去找他吗?他没告诉你,我是他的养父?”

 

       “还有呢?”

 

       “看你这么在意他的事,我就告诉你吧。你以为这么厉害的人是天生的?不知道挨了多少打哈哈哈……”

 

       老A笑得前仰后合,一口白牙就像暗光里的魔鬼,惹得王俊凯心里一紧,怒意四起。

 

       “还有呢。”

 

       “还有?可多了!教他用刀用枪的时候不知道受了多少伤,现在十六七岁也挺厉害了。不过你还别说,只要手上有楠楠,他可以做牛做……”

 

        “无耻。”像是从齿缝间顶出的声音,颤抖的不像话。王俊凯眉宇紧蹙着,手上原本捏着的制服扣差点被扯脱线。

 

       “无耻?哈哈哈哈……”

 

       畅快的笑出声,就好像激怒王俊凯就是自己的目的,就好像后面手腕上冰冷的桎梏根本无济于事,老沉的嗓音绕梁不散。

 

       目光紧绷,像弦一样纠缠拉扯,从一团乱麻到崩成直线。谁都没有把目光收回去。 

 

       “你一个警察和贼有染,不也更无耻?”

 

       “你有证据?”终于说到重点,王俊凯收起燥烈的神色,认真的应对。

 

        “你们警察就喜欢讲证据,照片够不够?”

 

        王俊凯马上装出很慌张的样子,猛地欺身向前扒住玻璃,狠狠的望着他。

 

       “你说什么!?”

 

       “哎哟哎哟慌了?别怕嘛,就几张照片,也没什么别的啦。”老A满意地看着王俊凯的表现,摆着头嘲笑的抚慰。

 

        王俊凯这才放下心,看来除了照片,没有视频和录音,老A应该并不是怀疑自己对易烊千玺有所偏护。那么只要说自己是为了案子而潜伏,到时候带易烊千玺来自首,事情就不会有差池。

 

       一定要在易烊千玺被抓之前,跟他谈清楚然后带他来自首。

 

       “你们俩算是都断了我的财路,反正你们也想抓他,我这枪上倒是有他的指纹,你们肯定有他的指纹信息吧,给你们对对,赶紧现在把那小崽子也抓了定罪吧。”

 

       “诶哟?挺懂行啊?”

 

        王俊凯听了之后,不慌不忙从桌上轻轻跃下,抬起好看的桃花眼微微扯起嘴角,像是炫耀一般,潇洒的转过身走出房间,飞快的关掉了录音笔。

 

        “对不起了,局子里没有他的指纹。”

 

Tbc。



这一章感觉写着不太顺,但还是希望喜欢,抱抱!




评论(46)

热度(685)

  1. 愤怒朵朵机关枪拳恋爱的尾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