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的尾巴-

喜欢一个人,就会长尾巴呀❤️💙

偷心贼。(终)

  •  怪盗千X警察凯。强强

  •  这是一个英雄和英雄的故事。

  •  请勿上升真人。

  •  韩国电影给的脑洞,不是一篇严谨文。

 ————————————————————

 【1】【5】

       31

 

       王俊凯默默地捏着口袋里的录音笔,从审问室里出来走向李律的办公室。老A刚刚说的话生生的在心里鼓出一块地方,怎么也抹不平。

 

       夕阳模糊的光线像水一样在地面与墙壁上来回折射,带着毛茸茸的厚实感。

 

 

 

       “审完了?”

 

       “嗯,先暂时审到这儿吧。”王俊凯把录音笔从口袋里拿出来,轻轻地拿到李律的面前,手指还摩挲着光滑的笔盖,轻抬着眼睑深抽一口气。

 

 

       “陪他演了场戏,套了些话,而且那个贼我已经找到了,他答应自首。”

 

        “演戏……哪个贼!?卧槽,你还真是……”

 

       “先不说了吧,人我接触过几次,我去把他带过来。你们不用跟,是个未成年,免得他有抵触情绪。”

 

       “哦还有,准备好上次提取的血液信息,自首之后做个检测证明。”

 

       王俊凯快速地说完后旋身出门,强制的绕过了指纹的事情。留下一脸惊愕的李律,即使王俊凯自顾自的样子有时候真的很嚣张,但不得不说这个案子他有大功。

 

       旋开录音笔的开关,两个截然不同的声音慢慢钻进耳膜,除了王俊凯强大的气场,抓来的这个老男人说话的内容更加令人发指。

 

 

 

       易烊千玺?

 

       那个贼就叫易烊千玺? 

 

 

       32

 

        易烊千玺回到家之后就陷入了迷茫。

        本来压在桌上的笔又滚落到了地板上,昨天写信的场景仿佛就在眼前,可当时的心境却再也找不到了。

        就像用抛硬币来做选择,其实抛出去的一瞬间,心里就有了答案。举着戒指刀刺向自己,脑海里的王俊凯和现实中他冲过来的身影重叠的时候,他就知道,他终究躲不过也放不下这份感情。

         在死亡边缘突然被裹进最让自己心安的气息里,隔着口罩都熏得鼻头一酸,再坚硬的决定,都会被这样的坚持打动吧。

        他说,“这个人,我来处理。”


        那么王俊凯,我信你。


        33

       王俊凯刚一走进院子里,就听到鞋底磨砂水泥地的声音。原本坐在门口石阶上的易烊千玺兀地站起身,抬起手猛的扯下脸上的黑色口罩包在下巴上,晶亮的眼底全是欣喜,张开嘴叫了一声王俊凯后,却再说不出话。

       王俊凯听见他第一次用这样靠近的语气叫自己,吸了吸鼻子一瞬也忘了言语。

       时间仿佛在这个场景里隔下了一个剖面,收敛了气场,温柔的没有了棱角。


        “千玺,跟我去自首吧。”

       王俊凯也不走近他,远远的看着易烊千玺挺拔的样子,眼里尽是激动的闪烁。就好像梦幻与现实终于交汇,云间的鼓点终于落地,漫长的暗夜里终于等到了黎明。

       “好。”易烊千玺看着他笑出来,梨涡深深的旋进去。王俊凯不用解释,他就懂要去自首的原因,便跟着他走出去。

        肩并肩地走出巷口,王俊凯看着身侧低着头的易烊千玺,沉吟了一下开口问“你知道自首的意思吧。”

 

       易烊千玺看着前方,头顶上纷繁错乱的枝桠,零星一两片未落的叶子停留在树枝尖,被冬天的寒流风干成标本。

 

       “我该怎么说?”

 

       “除了我以外,把所有知道的,都说出来。”

 

       “全部?”

 

       “对,”王俊凯扭动着钥匙启动车子,一边双手交替的转动着方向盘,一边回答。“尽力配合我们破案,到时候给你邀个功,可以减年限的。”

 

       “年限……能减多少……”易烊千玺轻哼一声,手指交叠在一起揉绕着,眨着眼用不屑的语气掩盖着期许。

 

       “黑市那边的事情,你知道得多吗?”王俊凯在红灯前缓缓地刹住车,侧过来认真地看着他。

 

       “我去过两次,还比较清楚吧。”脑海里闪现着当时遇见老A的地方,心里一紧。时隔这么久,想起来还是头皮发麻。

 

       “好!”王俊凯猛地一拍方向盘,掩饰不住的兴奋。“到时候一起去把黑市端了。”

 

       易烊千玺视线定格在一处,望着窗外不停晃过的光影,把王俊凯平静里带着些雀跃的声音收尽耳底,好像现在的结果已经让他很满意。

 

       明明,自首了之后就不会再有交集了啊。

 

       “你别这样的表情千玺。”王俊凯一边注视湍急的车流,一边安抚。“我问过了,只要你自首再立功,减刑到三年,没什么问题的。”

 

       “三年?”易烊千玺也有些讶异的对上王俊凯的视线,出乎意料的坐直了身子,抑制不住翘起的嘴角。

 

       “嘁。”趁着红灯最后几秒的空隙,王俊凯猛地凑到易烊千玺跟前,“高兴什么,你三年之后才能见到我诶。”

 

        像个顽皮的孩子,讲了一个自以为得意的笑话。漂亮的桃花眼笑得眯起来,闪着湿漉漉的光。 

 

 

       我知道。

 

       易烊千玺偏过头去看着窗外,心里默默的回答着。明明是漫漫三年,却被他说得像个惊喜一样短暂。刚刚突然跳进视野里的虎牙戳得心里泛起涟漪,街边的霓虹染花了脸,盖过了原本的微红。

 

 

       “楠楠先放心交给我吧。”

 

       “好。”

 

       到警察局门口的时候,王俊凯才拷上易烊千玺手腕,两个人都换上严肃的神情,徐徐地走向审问室。

 

 

       “等会就要和老A对词了,准备好了吗。”

 

       “没在怕的,如实说嘛。”

 

       “嗯,我之前审了一遍老A,局子里现在应该都清楚大致的情况,你是被胁迫,到时候的双人审问对你有利,你态度好一点就行。”

 

       “你审过老A了?”易烊千玺猛地站定,瞪大了眼望着王俊凯。

 

       “我知道,他知道我们俩认识,”王俊凯拉着铐链把他往前带了带,“放心吧这方面我擅长。”

 

       易烊千玺木然的跟在后面,看着王俊凯肩膀上散着微光的肩章。

 

 

       “等会演的像一点。”

 

 

 

       警局里早就听说王警官会把大盗带回来,原本躁动的气氛却在看到他的瞬间陷入寂静。在监控里看过无数遍的身影现在就在身边移动着。即使双手被擒着,清冷的眉宇下紧抿着的薄唇和骨节分明的手依旧散发着不可一世的气场。

 

       感受到易烊千玺佯装挣脱自己桎梏的摆动,王俊凯隐隐的笑了笑,低沉着嗓音看向李律。

 

       “李队,人来自首了。”

 

 

       34

 

       “姓名。”

 

       “易烊千玺。”

 

       “魏海。”

 

       “年龄。”

 

       “十七。”

 

       “四十六。”

 

       ……

 

 

       正式的审问开始了,笔录摄像俱全,王俊凯站在李律的身边,静默的看着对面的易烊千玺。

 

       深夜里的警局谁都没有了困意,斑驳的光影从头顶打下来,拓印着冷漠的表情。

 

       “魏海,请你详细阐述你有关虐童的事件。”

 

       “就是不给饭吃还算虐童?”

 

       “要你详细阐述!”

 

 

       因为是正式的审问,老A收敛了烈气,只是侧着头翻了翻白眼。

 

       “好好好,那个小孩儿是这个小子的亲弟弟,爱得要死。我就以此威胁他帮我做事情。”

 

       “做什么事情?”

 

        “这他妈就不用告诉……”

 

       “盗画。”

 

 

       突然开口的易烊千玺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就连王俊凯都微微一楞。

 

       “说清楚一点,从头。”

 

       王俊凯也耐不住朝着易烊千玺眨眨眼,让他安心的全盘托出。

 

       “我和弟弟是孤儿,后来我被黑市的人盯上,他们就把楠楠带走给魏海,然后以此威逼,训练我偷盗。”

 

       “训练?魏海,你知道这件事吗?”

 

       “我当然知道啊!我刚刚不是都跟你们王警官说了吗?这种一被抓住就完蛋的活儿当然往死了训啊,不然玩的赢你们?”

 

 

       “端正态度!”

 

       “端正端正!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他戒指刀玩的最溜,比一般的小孩儿聪明不要太多,图纸画的那叫个牛逼啊。至于其他的还不就是些体能锻炼,负重跑,躲避枪击,跨越障碍物,近身搏击,再学些警报拆除高科技玩意儿。”

 

       李律在纸上刷刷的记录着,也不抬头地问。

 

       “易烊千玺,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训练……不止这些。”

 

       “你说。”

 

       “做不好的时候会被绑起来抽打,即使躲避枪击的时候受了伤,也不医治,自行疗伤。”

 

        “自行?”王俊凯没忍住轻吼出声,原本环在胸前的手臂猛地放下撑在桌上。

 

       易烊千玺抬起眼看了看他又低下头去,不置可否。

 

       “有证据吗。”李律敲了敲桌子,示意大家平静。

 

       “身上有伤疤,要看吗?”

 

       说着,身旁的警员就解开了他的手铐。易烊千玺缓缓站起身来,脱下厚重的外套,双手抓住着里面薄衣的衣领一把扯下,精瘦的侧腰上几颗显眼的枪伤和胸前零星的褐色勒印一览无余。

 

 

 

       王俊凯抿了抿唇飞快转身走出了审问室。

 

       轻轻掩上房门,拿起开水壶用外面桌上的一次性纸杯泡了一杯茶,咕噜咕噜的灌水声从瓶口冒出来,腾起来的白雾从边缘漫上来。抬起手背,擦了擦被热气熏湿的眼睛。 

 

       猛地扯出旁边的报告纸,王俊凯把刚刚听到的案件摘要零零散散的记上去,因为太用力钢笔笔尖突然划破了薄纸,一连划破了好几层,墨水洇开一大片。

 

       难怪于他,相信一个人这么难。

 

       千沟万壑的身体之下,该是一颗多么光滑坚硬的心,曾经被穿针走线的缝合进绝望。

 

 

 

       审问室里的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出门的背影,觉得一阵解脱。

 

       至少受过的这些苦换来了遇见你。就好像我过尽千帆,回头一望,在那辽阔的海面上,终于有了一叶扁舟,能够载浮载沉为我蠢动。 

 

       给我一条归岸的路。

 

 

       审问告一段落,老A已经定了罪被关押走了。易烊千玺还要等待再审,正准备送往看守所,却被王俊凯拦了下来。

 

       “李队,这个案子后面,有个大局。”

 

       “什么?”

 

       “你没听易烊千玺说的黑市吗。”

 

       “噢,知道。诶,你还别说,今天听完了所有,觉得这小子真的挺……”

 

       “先别关他,我们去端了黑市,把他带着。”

 

         李律皱了皱眉

 

        “哟,想给他立功减刑?”

 

       “你不想?”

 

       “可以可以!这案子一破,他也好解脱,皆大欢喜。”

 

       王俊凯点点头,窗外透进来了些黎明的光,在房间里来回的折射,慢慢地化成柔软的液态,累积在他越来越红的眼眶里。

 

 

       每一个生命都像是一颗饱满而甜美的果实。只是有些生命太早地耗损,露出里面皱而坚硬的果核。 

 

       一样有着生命的力量。

 

 

       35

 

       魏海的事情处理完毕,易烊千玺也做完了血液DNA的检测。李律顶着疲惫的眼摇晃放松着手臂,轻轻揽着王俊凯的肩膀,像是突然断了线的木偶,累的提不起劲。

 

       “诶,好了好了,终于可以休息了。”

 

       “不行。”

 

       王俊凯没有在意李律的惊讶,眼神仍旧盯着刚刚整理好的审问报告,若有所思的眉头紧锁。

 

       “抓紧时间找到黑市的窝点,老A被捕之前一定和那边有联系,现在断了难免会引起那边的警惕,转移了就不好了。”

 

       抬起眼,王俊凯认真而严肃地说,看不出疲乏的样子。

 

       “也对……”李律想了想点点头,等着王俊凯下文。

 

       “我去找易烊千玺,问一下黑市那边的情况,然后马上出警。”

 

       “要笔录吗?”

 

       “我自己来就好。”

 

       当办案的进程步入正轨,王俊凯就变得效率非常。他匆匆拿上纸笔,转身走进审问室。

 

       天慢慢透亮,无论昨天的夜晚是如何让的漫长与寒冷,那些光线,那些日出,那些晨雾,一样都会准时而来。

 

       带着破晓的余温。

 

 

       “千玺,知不知道黑市的窝点?还有他们有武装吗?”

 

       刚要休息的易烊千玺听见王俊凯的声音猛地抬起头来,重新裹进冬衣后仿佛要自在一些。

 

       “武装什么的具体我也不清楚,但是,地方我知道,而且那里应该有很多小孩。”

 

       “……小孩?”王俊凯心里一紧,想起刚刚没来得及避开撞进视野里的伤疤。“也有楠楠那么大的吗?”

 

       “有,我在的时候,就有。”

 

 

       陷入沉默。也许是在白炽灯下呆的太久,闭上眼睛的时候,会看见那些缓慢游动的白光,拉动着模糊的光线密密麻麻的纵横在灰黑的视野里。

 

       “现在起床了吗?”

 

       “应该是起了,早上有负重长跑。”

 

       王俊凯听了之后马上走过去拉起易烊千玺的手腕,疾步走出了审问室。

 

       “赶快带我们过去。”

 

 

       35

 

       依旧是便衣便车出警,王俊凯带着副驾驶上的易烊千玺在最前方引路,又匆忙的打开蓝牙耳机让住在离家不远的父母来照看一下楠楠。

 

       “楠楠很乖的,放心。”

 

       易烊千玺转头看着王俊凯的侧脸,青青浅浅的胡茬全冒了出来,浮肿的眼袋毫不留情的挂在黑眼圈上,嘴唇上干得都起皮了。

 

       天气又冷又干燥,开得飞快的车穿梭在如刀刃般的寒风里,细长的雨水慢慢的布满了车窗。

 

       “今天拿下了黑市,你就能休息了吧。”

 

       “嗯?”

 

        王俊凯假装没听清易烊千玺的话,认真打着方向盘,一个字糊弄了过去。

 

       一说休息,王俊凯心里的不舍就快要溢出来,可毕竟现在不是抒情的时候。

 

 

       “就在前面了吗?”

 

       “对,拐进去就是。”

 

       “好。”

 

       王俊凯停下车,拿出对讲机和身后的车队示意到达目的地,先和易烊千玺进去看看。

 

       这个地方就在上次抓到老A的不远处,虽说是三环,但楼房密布,弯弯绕绕的泥巴路上嵌着尖利的石子,泥巴已经被雨水浸泡得柔软,脚底踏上石头的鲜明触感让王俊凯的头脑愈发清醒。

 

       “你们早上跑步往哪里跑?”

 

       “后山里。”

 

       王俊凯拉了拉易烊千玺的袖口停下来,看了看眼前这栋破旧的老楼以及后面贫瘠的山丘,像是一座中途废弃的危房,孤零零的窗口上连个玻璃都没有,松松垮垮的罩着随风飘扬的蛇皮袋子,摇摇欲坠。

 

       “你们一般也在这儿交易吗?”

 

       “对。”

 

       “你能不能……”

 

       “能,”易烊千玺对上王俊凯犹豫的神情,闪现的梨涡隐约的透着坚定。“本来就是来立功的。”

 

       说罢,易烊千玺走进雨声较小的角落里,拿出手机打电话。

 

       王俊凯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在雨幕里轮廓模糊。不远处树干下落着零零星星的枯叶,应该是许久没人打扫了,溃烂在新鲜的雨水里,浮动着浓厚的味道。

 

       没一会儿易烊千玺便转过身来朝着王俊凯点点头,打开衣领上的微型话筒,便移开视线走向了老楼。

 

       王俊凯拂了拂湿透的刘海,弯身躲进拐角处,等待着蓝牙耳机里的动静。

 

       心跳的很快,被堵住的耳道里回荡着脉搏震动的声响,王俊凯死死捏着对讲机,时刻准备让李律他们行动。

 

       雨下的有些大,在原偏僻寂静的郊区盖过了很多吵杂,为李律的包抄准备,创造了相对容易的环境。

 

       王俊凯看着雾蒙蒙的后山,心里正在为那些孩子们担心的时候,耳机里传来声响。

 

       “画太重,我放外面的车里了,没拿进来。”

 

       “哦?你没使诈吧?”

 

       “没有……”

 

 

 

       耳机里又传来气流的声音,王俊凯的瞳孔骤然一缩,按下对话按钮的手指都有些发颤。

 

       “人要出来了,快上!”

 

       从四周的暗角里应声包围上去的队伍迎面撞上从老楼里出来的易烊千玺和两三个迈出门槛的陌生人,易烊千玺眼疾手快地躲过身边人将要架上脖子的手臂,反手一挥夺下他手上的小刀,另一只手趁其不备环上对方的脖子扣死,死死往下压住他的反抗往远处的泥泞里拖行了一段。

 

       气氛有些僵持,王俊凯看着其他冲出来的人都握着枪,紧张的看着易烊千玺的方向却不敢轻举妄动,便断定他劫持的一定是这里的老大了。

 

       雨下的不大不小,外套被浸湿之后变得有些沉重。易烊千玺还在压制着那个人疯狂的挣扎,最终成功把刀移上了他的脖颈,马上就软了下来。

 

       心里给千玺默默比了个大拇指,王俊凯刚要移动就听见后山传来了脚步声。

 

 

 

       那群孩子回来了。

 

       马上朝着天空开了一枪,巨大而突兀的爆破声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白烟顺着枪管漫上王俊凯的头顶。很奏效,后山处的孩子都吓得止住了脚步,停在原地没有过来。

 

       王俊凯舒了一口气,小孩子千万不能掺和进来,因为那样人质就管不过来了。

 

       带着几个有枪的队友,王俊凯慢慢接近易烊千玺。毕竟黑市老大也不是吃素的,被易烊千玺踩在脚底的手腕青筋暴起,使着蛮劲而颤抖的中指上银光发亮的戒指刀透着威胁,千玺一个人快要制不住了。

 

       顺着易烊千玺的脚踩上手腕,王俊凯掏出腰侧的枪俯身抵在人质的头顶。耳畔易烊千玺微喘的呼吸声轻重不一,抬眼望了过去,视线交汇,褐色的瞳孔带着坚毅的光又一次让他感慨万千。

 

       “让他们放下枪跟我们走,不然杀你。”

 

        王俊凯尽量放冷了声音,举着枪往前顶了顶他的头,用另一只手缓缓地上膛,像是故意要把声响拖得长一点。易烊千玺默契的松开了扣住他脖子的手,让他能开口说话。

 

        “咳,把枪放下……”

 

       求生是本能,也许任谁都如此。尤其是在雨水的衬托下,湿漉漉的地面更让人觉得肮脏绝望。黑市的人被拷上带走,易烊千玺转头望向不远处山头上的孩子,怔怔的定住了步子。

 

      “快上车吧,别着凉了。”王俊凯站在他身后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残留的雨水蹭上了手心带着凉意猛地渗进皮肤里,又赶快半抱住他往回拖拽。

 

       “放心吧,那些孩子等会也会有人来带走的,你不用担心了。”王俊凯抬起手臂搭上易烊千玺的肩膀,把头微微偏过去带着些不忍的笑意说,“他们都会感谢你的。”

 

       易烊千玺兀的笑开,反手挥下了王俊凯的手。

 

       “那他们应该谢你。”

 

 

       “嗯,也行!哈哈哈……”

 

 

 

       36

 

       返回警局的路上,雨还淅淅沥沥的下着,易烊千玺径直坐在了后排,办案前紧张的气氛消失,却是变得有些空荡了。

 

       王俊凯看了好几次后视镜里易烊千玺望着窗外出神的样子,才干笑了一下打破了安静。

 

       “干嘛这么安静啊,跟我说说话啊。”

 

       “你好好开车。”

 

        易烊千玺也没看过来,强硬着语调,微哑的嗓音却还是暴露了他的低沉。

 

       王俊凯也撇了撇嘴不再说话,也确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条路像是一条归途,又像是一场送行,即觉得释然,又觉得不舍。

 

 

       下车后王俊凯亲自拷上易烊千玺的手,紧紧地牵了牵之后凝视着他的眸子,“今天住这里,记得好好盖被子,明天等你审完,我跟在后面送送你。”

 

       “好。”易烊千玺也对上他浓烈的视线,低声应着,然后转身走进了看守所。

 

 

       感情互通之后,就变得没那么撕心裂肺了。就连这么重大的告别都轻松得像是马上又能见面一样。

 

 

       王俊凯回家的时候心里一直空落落的,即使知道明天还能见面,却一点都不期待。

 

       暮色四合。

 

       开车路过易烊千玺家旁边的那间药店,老旧的立牌悬挂在外,已经被雨水和日光冲刷去了大半的颜色,剩下灰灰的样子,漠然的支在墙壁上,四周被雨水包裹过的树枝错乱着几乎要把牌子吞没。

 

       从父母那边接了楠楠回来之后,王俊凯一夜无眠。

 

       楠楠倒是睡得香甜,随处都能休息睡觉,安详的小脸看着有些心酸。

 

 

       王俊凯手里轻轻揉捏着橡皮章,月色渐浓。

 

       这哥儿俩,都让人心疼。

 

 

       37

 

       第二天王俊凯早早的起来给楠楠做好了早餐,送他去上学之后就等在法院外,准备送易烊千玺。

 

 

       江洋大盗捉拿归案,而且里有兄弟深情的威逼利诱,新闻一出就传遍各大网站。

 

       王俊凯静默的刷着手机里的新闻,三年有期徒刑六个字刺目的映入眼帘,虽说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结果下来的时候还是鼻头一酸。

 

       就像雨水,真真实实落下来的时候,才会湿透全身。

 

 

       易烊千玺坐上专车送往了去监狱的路上,王俊凯在后面娓娓跟着,专车积了灰的后窗看不清里面,连易烊千玺坐在那儿都看不见。有时候一个红灯能把他和易烊千玺隔开好远,好久才能追上。


       不过最终是追上了啊。

 

       冬日的正午,像是夏日的黄昏,透亮而没有颜色。

 

 

       38

 

        易烊千玺下车的时候听见王俊凯叫他,他回过头去看他的唇。

 

       声音不大,像是一句温柔的承诺。

 

       他说,三年之后我来接你。

 

 

 

 

       也曾经走过那一段雷禁般的路,像是随时都会被脚下突如其来的爆炸,撕成光线里浮游的尘屑,没有抱过希望。 

    

       结果突然被你从遥远的地方寻过来,被你从遥远的地方喊过来一句漫长而温柔的对白,“我在呢。”

 

       我何其幸运。

       

       你在。


       无限漫长时光里的温柔。


       无限温柔里的漫长时光。


       希望你一直都在。


       他们相抗相知,相识相恋,把对方循环融进生命里,变成对方无法取代的至珍与软肋。

 

 

 

 

 

 

       很多年以后楠楠问,你们为什么会在一起。

 

       他们回答,我们花了好大的力气走完了殊途,为什么要放弃同归?

 

 

 

       殊途同归本是痴念,却也是最好的结局。

 

 

End。


————————————————————


结尾改了好多次,也不是特别满意,第一次的连载终于完结啦,撒花~


还是那句话,希望喜欢!比哈特

评论(99)

热度(1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