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的尾巴-

喜欢一个人,就会长尾巴呀❤️💙

千玺外宿中。(八)

  • 地下乐团凯X音乐学院千。

  • 请勿上升真人X3。

  • 韩剧脑洞。

  • 保证是HE。

 ————————————————————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30

 

       冰淇淋一点都不认生,飞扬着刚刚洗干净的蓬毛满屋子乱跑,最后蹭在易烊千玺的枕头上不愿意下来,应该是闻到了主人的味道,不停的摇着短尾巴,发出微小的嗷嗷声。

 

       萌死了。

 

       王俊凯现在床边宠溺的看着,处女座的洁癖完完全全被眼前的小奶狗压制。空调没有打开,冰淇淋雪白的毛下温热的皮肤柔软而贴合,像是一个会在怀里撒娇的暖手宝。

 

       “冰淇淋,我是你爸爸。”

 

       王俊凯努力把这句话说的不那么好笑,却还是逗笑了自己。私下里的王俊凯笑起来温柔而迷人,低沉的声音似乎让冰淇淋很满意,它在王俊凯怀里兴奋的抖着尾巴,亮晶晶的黑眸一眨不眨,粉色的小舌头伸出来“汪”了一声像是答应,王俊凯一下就想起来那天打鼓的易烊千玺。

 

       一下又一下地扒拉着冰淇凌的耳朵,呼噜着冰淇凌的脖子,王俊凯很快就把它哄睡着了。退出房门的时候轻轻地把门关上,王俊凯又到杂物室开始新歌的创作。

 

       清脆的吉他与轻浅的歌声,月光下圈成一团的小白狗,熟悉而恬静,就好像这样的生活已经过了很久很久。

 

 

       第二天清晨,叫醒王俊凯的终于不再是冷冰冰一直循环的闹钟了,冰淇淋直接拿肉爪在他脸上来回按着,王俊凯迷糊中一把抓住它,揉了揉它的脑袋,易烊千玺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喂……”王俊凯还没睡醒,慵懒的尾音带着沙哑的困倦,是跟唱摇滚时不一样的迷人声线,像金属丝一样细细重重地戳着心窝。

 

       易烊千玺听得心里痒痒的,电话那头又传来毛发与棉布摩擦时窸窸窣窣的声音,爪子抓在被子上的声音,还有易烊千玺无比熟悉的,冰淇凌高兴的时候,会发出的清亮的叫声。

 

       “冰淇凌喊你起床了?”易烊千玺一边布置家里迎接亲戚,一边想象着冰淇凌和王俊凯闹做一团的样子,嘴角不自觉的勾起来。

 

       “是啊。”王俊凯从床上坐起来,看着闹腾的冰淇凌有一点点头疼。“它要怎么才能安静下来?”

 

       易烊千玺闻言偷笑,捏着手机的手指轻轻地摩挲。这几天家里要来很多亲戚,小朋友更是络绎不绝。冰淇凌长得甜美可爱,乖巧经逗,易烊千玺可舍不得任由它们把玩。

 

       更何况,他有更重要的小心思。

 

      “你要给它吃早饭,然后带它出去晨玩儿啊。”

 

       易烊千玺猜得到王俊凯不会好好吃早饭,经常夜归的他也没有时间好好锻炼身体,把冰淇凌给他照顾,其实也是想让王俊凯对自己好一点。这些小算盘在易烊千玺的心里呼啦呼啦的响着,他低垂着浅笑的眉眼,等着王俊凯可爱的抱怨。

 

       “好吧,”出乎意料,王俊凯直接答应了。“那你要记得想我。”

 

       “我比较想冰淇凌。”

 

       啪嗒,易烊千玺调皮地挂了电话,留下一边倒狗粮一边咬牙切齿的王俊凯。

 

 

       31

 

       一直到快开学,两个人都没再见过面,大男人之间的视频聊天也不好腻腻歪歪的煲粥,短短几分钟,易烊千玺大部分的要求都是看冰淇凌。

 

       “冰淇凌在干嘛呢?”

 

       王俊凯看着那头表情真挚的恋人,心里升腾出一种奇妙的感觉。从小到大的,第一次吃醋。

 

       “你送它来的时候,怎么不给它配个手机?”

 

       易烊千玺听了一愣,兀地梨涡飞扬。他承认自己有一点点故意,没想到得来的效果让人觉得这么甜蜜。

 

       “吃醋啦?”易烊千玺眼尾弯弯地翘着,浓黑的睫毛勾勒出欢愉的模样,看得王俊凯心神一荡,不置可否。

 

       “等你开学来了,它还养在这儿吗?”

 

       王俊凯望着他,不经意的问着。

 

       “你不喜欢它吗?”语气缓慢,好好一个关于冰淇凌去留的问题,硬是被易烊千玺问得像“你不喜欢我吗”一样。

 

       王俊凯终于体会到以前别人说的,不要在电话里拒绝或争吵,因为如果是当着对方的面,很多狠话你都说不出口。

 

       就比如现在,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那副委屈的样子,在喉咙里打转的拒绝吞吞咽咽,忍住了。

 

       “喜欢啊。”但我更喜欢和你单独住在一起。

 

       可是镜头里的易烊千玺笑了,白而小巧的牙齿整齐的排列着,整个屏幕似乎都亮了一个度,王俊凯瞬间觉得,这应该是最正确的决定。

 

       “那就养着吧。”

 

 

       三月一到,冬天的寒气开始有所收敛,被扫在街口聚成堆儿的雪带了些脏乱的污水和枯叶,了无二月铺天盖地的气场。临近开学,易烊千玺拖着行李慢慢上楼,易父在一楼与房东交涉着房租水电。

 

       “爸,你不用麻烦,我还有钱。”易烊千玺扒着楼梯的扶手往下探头。尽管家境不错,他也希望父母不要随意的多给他钱,刚刚够就好。

 

       “诶,好。”易父仰头看看他,点着头答应。

 

       易烊千玺站在与王俊凯合租屋的门口,低头看着自己的父亲,满心的复杂与焦灼,只希望毫不知情的父亲能快点回去。

 

       能逃避一会儿,就是一会儿吧。

 

 

       32

  

       在房里专心写着琴谱的王俊凯被突然跳起来的冰淇凌吓了一跳,刚准备喊它过来陪它玩一会儿,就听见了久违的敲门声。

 

       “千玺……”

 

       “汪——”

 

       门刚打开,冰淇凌就从王俊凯的咯吱窝底下一跃进易烊千玺的怀里,王俊凯已经张开的手僵硬在空中,黑着脸只能接过他手里的行李箱。

 

       “冰淇淋,你想爹地了吗?”易烊千玺一边抱着冰淇淋嘘寒问暖,一边用脚脱下了鞋子往里屋走去。

 

       王俊凯拖着行李箱在身后听着冰淇淋啊呜啊呜的应和,愤愤地翻着白眼说着,“明明这几天跟我玩的忘了自己是条狗。”

 

       易烊千玺听了哈哈大笑,呼噜着冰淇淋的脑袋转头给了王俊凯一个爱的飞吻。

 

       冬天过去,春天就不再遥远。雪一停,人们就迫不及待的褪下厚重的冬衣,心心念念着越来越有温度的太阳。而化雪时刺骨的寒冷,总是被人忍受,也被人忽视。

 

 

       王俊凯修好了浴室里坏了一个冬天的浴霸,易烊千玺亲了亲他便抱着冰淇淋安安心心地去给它洗澡了。

 

       冰淇淋体型小,一个浅浅的盆子就能没过大半个身子,好久没玩水的它在易烊千玺的手里不安分地扑腾着,溅起的水花迷了自己的眼睛又嗷呜的叫起来。王俊凯在一旁看着易烊千玺熟练的动作,轻轻地颠了颠握在手里的扳手。

 

       “你冬天怎么不要我修,自己不怕冷,倒是挺心疼它。”

 

       “我不觉得冷。”易烊千玺没看他,一边冲洗着冰淇淋身上的泡沫一边回答。

 

       王俊凯无声的笑笑,心想,每次洗完澡就往空调房里狂跑的人是谁啊。

 

       洗着澡的冰淇淋突然够着小短手去玩王俊凯手上的扳手,王俊凯也被它打湿后小成皮包骨的样子逗笑,便扬着扳手和他玩。冰淇淋摇来摇去的尾巴翻起成片的水花打湿了易烊千玺的脸,他放下沾水的毛巾刚要说什么,客厅里突然传来了王俊凯的电话声。

 

       易烊千玺马上推了推玩心大起的王俊凯,“你快去接电话,再玩下去冰淇淋要感冒了。”

 

       像是有什么预兆,像是电影里突然加了特殊滤镜的镜头,王俊凯乖乖地起身去接电话,冰淇淋也乖乖地没再调皮。音效也像是加了特殊的处理,王俊凯的脚步声格外的清晰,易烊千玺都能想象到王俊凯划开电话的模样,还有轻轻地说“滚”的表情。

 

       最后是手机被砸进沙发里的声音,王俊凯把自己关进了房间,粗暴的琴声兀的响起,撞在隔音极差的墙壁上碎裂而决绝。易烊千玺懵然地接收着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浑身都紧张起来。他用毛毯裹起冰淇淋抱住就往外走,看着紧闭的房门又顿住脚。

 

       沙发上,突然亮起的手机屏幕,和一个胡乱摆放的扳手。

 

 

       【一周后的国际酒店6035,是你还是你男朋友,你看着办。】

 

 

       易烊千玺轻轻地把这条消息划开,颤抖的,删除了李铭发来的这条短信。

 

       窗外依旧是接近无边的漆黑,很多学生还没有搬过来。王俊凯近乎疯狂的扫弦让易烊千玺的心里一阵乱麻拧起。客厅很冷,他却觉得手机热得烫手,像一个随时会爆炸的炸弹。

 

       明知道偷看手机是不对的,即使有了恋人这一层特殊的关系,易烊千玺也不会这样做。

 

       可是忍不住。

 

       李铭的名字下,一大串未读却也未删除的短信,从半年前开始孜孜不倦发来的房间号码,还有后面讳莫如深的暧昧话语。

 

      很自然的想起那晚王俊凯脖子上的青紫,肋骨上的伤痕,断掉的琴弦。

 

       易烊千玺也突然地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房里房外的两个人,心照不宣地守护着心底的秘密,小心地维护着脆如薄冰的短暂爱情。

 

 

       33

 

       王俊凯还在担心本来晚上的事如何向易烊千玺解释,但是易烊千玺却没有过问。第二天一早,他就被冰淇淋叫醒,嘴里的味道明显是吃过了早饭,脖子上挂着小铃铛的项圈叮铃铃的提醒着他,该晨跑了。

 

       一出房门王俊凯就闻到了厨房里飘过来的小面的味道,带着香油的气味,似乎能够感受到顺滑的细面触感,一根一根断在齿间,留下微辣的回香。

 

       易烊千玺一偏头就看见倚在门边睡眼惺忪头发乱飞的王俊凯,眼底的爱意就要溢出来。

 

       “快去刷牙。”

 

       有时候一觉醒来人会冷静很多,也会让人变得消极。

 

       那就别戳破吧,这样也挺好的。至于能这样多久,他不想知道了。

 

 

       遛狗的时候,易烊千玺被王俊凯半圈在怀里,头挨着头。呼吸声都喷在耳畔,易烊千玺突然牵起了王俊凯的另一只手,想试试。

 

       “你那天晚上,怎么了?”

 

       王俊凯的呼吸乱了一下,就恢复如常。

 

       “那只狗打来的,你记得吧。”王俊凯说了实话,易烊千玺突然有些希冀地等待着下文。

 

       王俊凯吻了吻他的脸,“你别问了,我也不会搭理他了。”

 

       空气里又只剩下冰淇淋脖子上的铃铛声,易烊千玺的眸子迅速地暗下来。王俊凯没有骗他,也没有不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小心翼翼地收着他觉得肮脏的触角,不给人碰。

 

       可易烊千玺突然又觉得,也许是他们的关系还没有到那一步。毕竟两个人真正熟识还没有多久,就连自己也有还不知道怎么开口的秘密。

 

       想到这里,易烊千玺又觉得轻松了许多,他抢过王俊凯手里的绳子,喊了一声冰淇淋之后,飞快的往前奔跑起来。前面一条笔直空旷的街道,易烊千玺闭上眼睛,听着王俊凯追来的步子,无比满足。

 

       “追到了,有什么奖励?”

 

       易烊千玺根本没用尽全力跑,王俊凯迈开长腿一下就追上,从背后把他抱住也顺手牵上易烊千玺手里的绳子,盯着他嘴边的梨涡。

 

       “奖励啊,”易烊千玺在他的怀抱里扭了扭,两个人一起摇摇晃晃缓慢地走了起来。“回去吃橘子吗?”

 

       王俊凯看着他侧脸卷翘的睫毛,再听着他略带暗示的话语心里直痒痒,很久没见的思念加之昨晚的暴烈又找到了一个突破口一般,嗓音一瞬变得沙哑。

 

       “不需要橘子了。”

 

       ……

 

       冰淇淋转身看着在街边忘情拥吻的爹地和爸爸还有不知什么时候掉落在地上的链子,半蹲下身子摇着蓬松的大尾巴,耐心而安静的等候。

 

       回去的路上易烊千玺依旧很害羞,刻意和王俊凯保持着距离。

 

       “说了回去以后再……”

 

       “那要不回去以后再?”

 

       王俊凯成功地让他终止了这个话题,易烊千玺把冰淇淋抱进怀里,看着它可爱的样子,撅起嘴假装要亲冰淇淋的鼻子。

 

       冰淇淋眼前一花,眼前爹地俊秀的脸庞马上就变成了爸爸冷酷的脸,怀抱也换了一个。

 

       “我,不,准。”

 

       王俊凯盯着冰淇淋黑溜溜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警告,佯装凶狠的表情。

 

       冰淇淋宛如一个颜控,当王俊凯精致的桃花眼带着威胁望下来有着别样的侵慑时,它伸出前爪攀上王俊凯的胸膛,舔了一口王俊凯微张的嘴。

 

       一瞬间,冰淇淋“汪”的叫了一声,笑盈盈的样子。

 

       王俊凯点了点他的额头,沉吟着说,“亲我可以,不准亲你爹!”

 

       易烊千玺在一旁静静地听着这句话,沉默不语,嘴角勾着却笑不出来。

 

 

       34

 

       开学之后,易烊千玺每次遛狗都背着书包到点离开,王俊凯便一直陪他聊到快要上课,才抱着冰淇淋回家。

 

       今天,易烊千玺颠了颠空荡荡的书包,转身往W走去。今天上午,他没有课。

 

       王源在昨晚收到他的短信之后也早早的来到了W,打开后门让易烊千玺进来。

 

       如何得来的联系方式自然不用过问,王源当然知道是从王俊凯那儿来的。至于是怎么来的,对方似乎也不给自己思考的时间,毫不生疏的果断。

 

       “李铭是谁?”

 

       王源听着那个名字瞳孔一缩,易烊千玺心里一下就没了底。

 

       王源认识,而且,王源害怕。

 

       “Karry,没跟你说过?”王源看着轻轻摇头的易烊千玺,心里五味杂陈。“他恐怕也没想好,怎么告诉你吧。”

 

       易烊千玺沉默。

 

       “我没见他这么小心翼翼过,”王源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不知道怎么说才能让易烊千玺比较容易接受,“他是真的喜欢你。”

 

       “我知道。”易烊千玺没有否认,这一点,他没怀疑过。

 

       “李铭,是个大老板,”王源想把气氛缓解一下,递过去一杯水。“就是动动手指头,就能翻天覆地的那种老板。”

 

       易烊千玺接过水却没心思喝,盯着王源的眼睛等着下文。

 

       “他想包养Karry,还拿我的W做威胁。”王源垂下眸子顿了顿,“你知道的,W是Karry所有的经济来源。”

 

       “没人拦得住他。”

 

       “不能……报警吗?”

 

       王源摇摇头笑开,“怎么报警?他就这么说说,你有什么证据吗?”

 

       易烊千玺也被反问得一愣。这些突然砸来的故事犹如无数条突然相交的线,中心一个微小的黑点,衍射出无数没有尽头的方向。这是他从小到大从来没有接触过的社会黑暗面,大学以前他被家庭保护得完好,而大学校园里最难处理的室友关系也被他成功避过。眼前,他看着在昏暗灯光里同样苦笑着的王源,心里的担忧就像吹鼓到极致的泡泡糖,随时炸裂。

 

 

 

       王俊凯送走了易烊千玺之后,牵着冰淇淋往家里走。没有了雪的街道变得干净了许多,风也变得干燥了。拐进单元门的时候王俊凯把冰淇淋抱起来,刚要往上走,就听见了房东说话的声音。

 

       “啊,千玺的房钱已经交了,加水电费一共七千一嘛。”

 

       王俊凯站在楼梯上的步子一顿,他猛地想起,一起住了这么久,易烊千玺从来没开口找他要过房租。就连饭钱,他都没出过。

 

       本来盘算着中午怎么跟易烊千玺提起这件事,抬起头,王俊凯却看见了一张他这辈子都没想到会再遇见的脸。

 

       “……易医生?”

 

       “小……小凯?”

 

 

-Tbc。-

————————————

深夜,兜起尾巴抱着头跑路。

评论(183)

热度(993)

  1. 愤怒朵朵机关枪拳恋爱的尾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