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的尾巴-

考研ing



喜欢一个人,就会长尾巴呀❤️💙

兜圈。

来一发少女攻。 
请勿上升真人X3。 
好久没写短篇啦❤。 
1.1w+。 
———————————————————— 

 
路过了 学校花店 荒野到海边 
有 一种浪漫的爱 是浪费时间 
徘徊到 繁华世界 
才发现 妳背影 平凡得特别 

 
 微风里的树木摇晃着厚厚的绿叶,在阳光下泛滥成波光粼粼的深绿色。正是放暑假的时期,海城街边偶尔走过几个穿着人字拖的行人,裹挟着海风咸湿的气息匆匆钻回家里,在无数快递和外卖中度过炎炎的夏日。 
 
 “致远,我跟你说,”王俊凯今年刚刚高中毕业,和同桌了三年的致远走在寻找兼职的路上。他穿着一身简单的背心短裤,乱毛上顶着一个渔夫帽,烈日下睁不开眼的倦怠,“网上的鸡汤都是骗人的。” 
 
 “骗你什么了?”致远跟他装束差不多,只不过寸头似乎不会变形,直楞楞竖着。他看着王俊凯高考完了还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觉得好笑。 
 
 “你在最好的年纪里,遇不到任何人。”王俊凯眯着眼,就这么把一个人尽皆知的鸡汤句改成了否定。“我居然单身了十八年。” 
 
 致远噗一声笑了,看着沥青上王俊凯高挑的影子,反问道,“你不是在网恋吗?” 
 
 王俊凯闻言脸“咻”得一红,咬牙切齿作势要打致远的肩膀,憋了半天才轻声地反驳了一句,“就一般网友好吧,互相缓解缓解压力。” 
 
 致远笑得更大声,揶揄道,“八字也就两笔,你唰刷就写完了!” 
 
 “人家好几天没理我了,”王俊凯叹一口气,对着好兄弟诉苦,“他要一轮复习了吧……” 
 
 “他不是就在c城吗,你过去也要不了多久,不见一面?”致远问。 
 
 “不了,”王俊凯摇头,郑重地解释,“万一不好看呢?好不容易认识一个聊的来的男孩子,我要留点余地。” 
 
 “……”致远无言以对,视线突然晃过街对面一个清爽俊朗的面孔,马上一肘子戳了戳王俊凯的肚子,“哎哎,那你看看那边那个男孩儿,好看吗。” 
 
 海城的街很窄,道路两边的距离也足以让人看清对街人的眉眼。王俊凯顺着致远所指的方向望过去,脑海里就“啪”的一声,白光一闪像是跳了电闸,脚步也兀地一顿,微张着嘴唇眼里闪烁着满满的惊讶。 
 
 这双琥珀色的凤眼,竟然和网友Jackson 唯一po出过的一张眼睛特写的照片,一模一样。尤其是当对方也望过来的时候,王俊凯一瞬间感觉被电通了浑身的脉络,心脏也跳动得老高,胸腔耳膜里全都是悸动的声音,像是不远处翻涌的海浪。 
 
 对面的少年皱了下清秀的眉,王俊凯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表情,忽然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造型。 
 
 事实证明,在最好的年纪,你还是会遇到一些人的。 
 
 尤其是当你穿着拖鞋背心大裤衩,头顶乱发大草帽的时候。 
 
你会遇到你的心动男生。 
 

 
聊聊是非 吐吐苦水 喋喋不休 是时候谈 风月 
等待误会 熬成约会 重新定位 要成为 妳的谁 
想起来好像昨天 我们初次见面 
想不起很久以前 少了妳在身边 

 
 易烊千玺从c城搬回海城的前后将近一周时间,都没有回复Karry的消息。到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若是让对方知道两人同在海城,以Karry开朗自来熟的性格,肯定会提出见面的请求。易烊千玺性格内敛慢热,相比于在网络上偶尔能说几句心里话,在现实生活中几乎是少言少语。更何况他马上就要高三,一跟Karry聊天就心跳加速这种事情,自控力极高的易烊千玺决不允许它打扰到自己的学业,所以本能的有些躲避。 
 
 海城滚烫的阳光融合着湿润的水气,像是一根又一根透明的丝线,金绒绒的绕在易烊千玺的身边,形成一个透明的网。走在办完学校手续回家的路上,街上的人寥寥无几,静谧之下的脚步声格外的引人注意,易烊千玺回头看过去的时候,就对上了街对面一个清瘦少年微微颤动的眼睛。 
 
 只可惜除了一张精致的脸以外,这个人剩下的装扮真可谓是一塌糊涂。 
 
 易烊千玺蹙着眉头,忍不住又看一眼对方隐藏在大裤衩下的大长腿。 
 
 真,暴殄天物。 
 
 收回思绪的一瞬间,握在手中的手机震了一下,易烊千玺拿起来一看,果然是Karry发来的日常废话——“海城好热啊。” 
 
 易烊千玺嘴角轻轻勾了一下,刚刚路上的插曲让他莫名的有了一丝好奇,于是动手回复——“你在外面?那你穿的什么?” 
 
Karry回复的很快,似乎是因为整整一周之后自己终于出现了——“你这几天都在忙学习吗?” 
 
 易烊千玺原本还在思考着措辞,却马上又被Karry接连发过来的自拍绊住了脚步。 
 
 对方秉承着网友不暴露面容的基本原则,拍摄了脖子以下全部的衣着。 
 
 “不是吧……”易烊千玺修长的手指轻轻端着有些发烫的手机,怔怔地盯着屏幕上的图片文件,恍间又转过头去寻找某个身影,却早就消失在街角了。 
 
 太阳孜孜不倦地向大地输送着热量,易烊千玺突然觉得耳朵里嗡嗡的,也不知道是光线滋烤地面的声音还是自己的耳鸣,他马上感受到了胸腔里不太寻常的跳动感。 
 
 又来了。 
 
 易烊千玺抿住嘴巴,轻眨了下眼睛想要抑制这样的感觉,一时间也不知道回复什么好。 
 
就这么面基了吗? 
 

 
 王俊凯的注意力还停留在刚刚偶遇的白T少年身上。 
 
 因为从来不知道Jackson真实的样子,所以当唯一了解的眼睛与现实视线中出现的人奇迹般重合时,王俊凯几乎是立刻就把二者合为一个人了。 
 
 “真的一模一样!”王俊凯努力地说服着致远,尽管致远根本就没见过Jackson那张眼睛的照片。“神了。” 
 
 “我看你神经了。”致远没好气,“就看过一双眼睛就沦陷了,你再说没网恋?你刚刚不是一想起他就第一时间给他发消息?” 
 
 “……他还有眉心痣呢,”王俊凯的脚趾在人字拖上紧张地蜷缩了一下,他差点准备说Jackson刚刚又没理他了。“没啊,我就是玩了一把开心消消乐。” 
 
 致远根本不相信他的鬼话,“是吗?你手机不是从来不静音吗?我怎么没有听见Unbelievable?” 
 
 “……”王俊凯把脑海里那个好看的少年揪出来扔掉,“我真静音了。” 
 
 又一个路口没有了树荫的庇护,王俊凯和致远一起暴露在热浪里。致远终是没有了心情再和王俊凯争辩,换了话题忍不住抱怨,“怎么一个物流点都没看见?找个兼职这么难。” 
 
 “谁说的,”王俊凯眯起快要被太阳蒸干了的桃花眼,把刚刚地不快抛在脑后,懒洋洋地指了指着对面一个店面,“看,圆通。” 
 
 两人走进店里询问了一番,却是得到了只有一个兼职名额的回应。 
 
 “要不你去吧,”王俊凯看了一眼摇摆不定的致远,“都在圆通我们肯定不是同一片,我再去找一个,说不定能一起送。” 
 
 致远听了点点头,“行,再去找找。” 
 
 
 于是第二天,王俊凯就呼啦呼啦地骑着饿了么的蓝色小电驴,风风光光地和圆通致远一起开始了兼职生涯。 
 
 “我居然驮着一箱子吃的,”王俊凯目不斜视地望着前方,“我好饿。” 
 
 “……”致远把手伸进衣兜里,摸出了一个茶叶蛋递过去。 
 
 王俊凯看都没看一眼,“我想吃后面箱子里的五谷鱼粉。” 
 
 “那你等会儿送这一单的时候,你问问人家能不能赏你吃一口呗。”致远坏笑道,“算了,量你问都不敢问。” 
 
 “?”王俊凯被致远最后一句鄙夷激起了斗志,“我问了怎么办?” 
 
 “中饭我请。”致远一副大义凌然的表情。 
 
 一阵微风拂过,掀起王俊凯的额发,也吹动了头顶上细碎的云朵,像是滴进蔚蓝海水里的牛奶,一丝一丝的散开。 
 
 王俊凯惦记着鱼粉容易泼洒,迎合着致远的赌约,决定先把鱼粉送到客人的手里。 
 
 “易烊千玺?”王俊凯到了目的地停下车来,看着订单上痕迹浅浅的资料,艰难地辨认出名字,“好好听的名字啊。” 
 
“别忘了问能不能尝。”致远好心地提醒。 
 
“准备好钱包吧你。”王俊凯提着食品袋英姿飒爽地上楼去了。 
 
 
易烊千玺认识Karry的契机很妙,说出来也许很多人都不信——一个名叫“我要当学霸”的学习APP。在这个软件里大家互相交流学习计划和学习经验,易烊千玺在一次偶然及机会下,看到了他发布的录音文件,是一首自弹自唱的原创歌曲。 
 
Karry的资料上显示的地方就是海城,易烊千玺专注地听着,注意力竟然就这样被手机上几个小小的音孔全夺了去。Karry的声音就像是大海上浑厚的风,混着潮湿感,黏腻而沙哑。 
 
易烊千玺也是音乐生,Karry的风格和唱腔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久而久之,这种感觉就像是从海底生长起来,随波摆动的水草,印着折射的水光,浮上水面的时候,与波浪一下又一下暧昧的触碰。Karry是个非常阳光的人,尤其是当他对报考央音的结果十拿九稳之后,易烊千玺看着他发来一句又一句欢言欢语,几乎是瞬间就想像出了Karry说话的声音。 
 
也是从那天开始,易烊千玺一跟Karry聊天,心脏就不受控制地鼓动出满腔的泡泡,咕嘟咕嘟地沾满了所有的思绪。 
 
想到这里的时候,门突然被敲响了。易烊千玺抬手抚开了有点遮住视线的额发,把心里的泡泡一股脑全戳破,起身去开门。 
 
“易烊千玺?你的外卖到了。”门缝细小得连视线都聚焦不了,易烊千玺却是一瞬间就听出了这是谁的声音。 
 
“谢谢。”易烊千玺接过Karry手上端着的面,视线扫过他的衣服。王俊凯今天穿着饿了么的蓝色工作服,一条黑色的长裤更是把窄腰长腿衬得一览无余。易烊千玺忍不住打量了一下Karry的面容,高挺的山根沿着浓眉锋利而下,一双耐看的桃花眼带着天生的慵懒,眼尾积了滴汗水,顺着面颊滑在下巴尖,滴在门口的水泥地面上。 
 
易烊千玺仿佛听见了这滴水落在自己心田的“滴答”声。 
 
但是易烊千玺马上就发现,Karry又露出了那天在街上遇见时,惊讶的表情。 
 
“你的眼睛……好少见啊。”王俊凯有些拘谨却也笑着,手指很迅速地指了指易烊千玺的眼睛,又马上缩回来。“我只认识一个人的眼睛是琥珀色的,很好看。” 
 
易烊千玺一听到“琥珀色”,马上就知道Karry说的是谁了。从小到大,周围人形容他的眼睛无非都是“褐色”,“浅色”,只有王俊凯看了自己那张照片之后,惊呼“琥珀色”。 
 
易烊千玺一瞬不知道怎么回答,想了半天还是只能回答,“谢谢。” 
 
王俊凯似乎也觉得对陌生人有点冒犯,马上双手合十,笑着露出一点浅浅的虎牙,“麻烦给个五星好评吧!” 
 
易烊千玺一看确实没漏没洒,就点点头准备关门,却不想王俊凯突然一下扒住了门边,凑过来的时候和易烊千玺几乎鼻尖贴着鼻尖。 
 
“那个……鱼粉能给我尝一口吗……”王俊凯紧张的眨着眼睛,抿着唇强装镇定,心里却已经是六月飞雪,估摸着自己的五星好评没了。 
 
易烊千玺不着痕迹地退开一点,有些懵,提了提手里的外卖,“这个?” 
 
王俊凯一听,眼里马上亮晶晶的,“我给你唱歌,你能不能给我吃一口。” 
 
易烊千玺被王俊凯的请求逗得笑了一下,脑子里的弦也断了,嗡嗡作响,“好啊。” 
 
王俊凯站在门口就轻声唱了起来。 
 
唱歌对于王俊凯来说就是信手拈来,他望着易烊千玺的眼睛,唱着唱着就觉得不太对了。他感觉自己想要把歌声努力唱进易烊千玺眼波里的欲望越来越莫名而强烈,对方的眼睛在楼道微弱的阳光下被睫毛的阴影覆盖着,竟然真的像一面长满水草的褐色湖泊,水纹一圈又一圈,勾拨着王俊凯的心跳。 
 
歌还没唱完,王俊凯挪动着视线,却又被易烊千玺的鼻尖和棱角分明的下颚吸去了目光。 
 
王俊凯心里“嘎嘣”一声,像是一直被人摇晃着的香槟被撬开了瓶盖,带着清香气味的湿腻泡沫充满了力气喷涌而出。 
 
完了。王俊凯想,他醉了。 
 
 
自然而然,王俊凯没有完成和致远的赌约,他慌慌张张离开之后,错失了这个免费的午餐,却是收获了满满一脑袋易烊千玺。 
 
送完了接下来的外卖和快递,在回去的路上致远忍不住问,“你怎么了,我觉得你不对劲。” 
 
“致远,我现在,算是最好的年纪吗?”王俊凯想了想,问到。 
 
“当然是,”致远把小电驴开出了机车的气势,“意气风发。” 
 
“喔,”王俊凯应和一声,“那看来那个鸡汤说的没错啊。” 
 
致远不知道王俊凯又在想什么,摇摇头说,“横竖都是你说,那你遇见谁了?” 
 
“我不告诉你。”王俊凯笑得灿烂。“你以后送快递,要是看到叫易烊千玺的,你留下来给我送。” 
 
“……”致远无语,“你……?” 
 
王俊凯迎着海风,感觉空气都有了可爱的形状。“我好像可以逃离网恋了。” 
 
“你不是说没人帅得过Jackson?” 
 
“我觉得,是有的。”王俊凯点点头,觉得此时海城的街道都带着宫崎骏笔下卡通又梦幻的笔触,他骑着车在一个岔路口和致远分开,“记得有易烊千玺的快递就留给我送!” 
 
致远沉默了,也同样十分好奇易烊千玺究竟是何方神圣,让心心念念快一整年Jackson的王俊凯突然转变心意,果断而决绝。但是这件事对于王俊凯来说却很容易解释,他了解并且欣赏Jackson的内心,而对于他容貌好奇的这份缺失却是易烊千玺填补上的,王俊凯并不是一个只满足于灵魂交流的人,他更希望遇到一个完整真实的“Jackson”。 
 
——“怎么办,我一看到Jackson那个照片,满脑子都是易烊千玺的脸。”王俊凯在微信上给致远诉说心事。 
 
——“别把脚踏两只船说的那么文艺。”致远冷酷回复。 
 
王俊凯揉揉鼻子想了想,告诉了致远一个决定,——“我决定活在三次元,我追易烊千玺!” 
 
——“那Jackson你还聊天吗?一个搞学习的APP,你还专门天天发歌给他一个人听。” 
 
王俊凯犹豫了一下,咬牙决定,——“我到时候会跟他说的!我今天还给易烊千玺唱歌了!” 
 
致远:……这小子怎么追人就这一个破招? 
 
 
但是事实证明,王俊凯的破招千千万。 
 
不出所料,第二天易烊千玺又点了五谷鱼粉的外卖。王俊凯到店里去拿餐的时候,自掏腰包地让店里多给这碗面加肉加面,满满当当一碗鱼粉眼看就要溢出来了。王俊凯提着打包盒迈着轻快地步子,就连握着塑料袋的手,都带着欢快的节奏揉捏,发出滋啦滋啦的声音。 
 
王俊凯觉得今天的天气比昨天更加晴朗了。 
 
致远却觉得今天的太阳比昨天更加刺眼了。 
 
 
王俊凯把鱼粉送到易烊千玺家门口的时候,已是正午。王俊凯看着脚下一团灰呼呼的影子,脑海中像是浪堆逝去,又浮现出了易烊千玺那双好看的眼睛。 
 
“易烊千玺?你的外卖。”王俊凯门敲得很重,却把名字念得轻轻柔柔。 
 
易烊千玺的耳朵支棱起来,马上就辨认出了王俊凯的声音,放下手里的吉他往门外走。“来了。” 
 
虎牙不自觉地露出来,微薄的汗水把刘海浸得服帖,王俊凯把鱼粉提起来,轻轻放在了易烊千玺的手上,“小心重。” 
 
易烊千玺微微惊讶了一下,他本以为王俊凯会说“小心烫”,却没想到是“小心重。” 
 
“我给你加了点面和肉末,”王俊凯望着他的眼睛小声地笑着说,“你要是喜欢吃肉末,明天我就不加面了,加两份肉末。” 
 
易烊千玺抿唇一笑,“谁说我明天还要吃了?” 
 
“那……”王俊凯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搭上话了,眨了眨眼睛,飞速地反应,“那你明天想多加什么,你偷偷发给我,我叫王俊凯,我的手机号就在那个发票上……” 
 
易烊千玺垂眼躲闪了一下视线,湿热的风从门外扑面覆上脸颊,有些时日没修剪的鬓角扫得耳根有点痒痒的,想是扫在心尖上一样。 
 
“好。”易烊千玺点头答应,瞟了一眼王俊凯额头上的汗,转身抽了几张餐巾纸递过去。“擦擦汗赶紧回去吧,太热了。” 
 
太热了。易烊千玺想。感受了一段时间门外蒸进骨子里的闷热,一回到空调房里易烊千玺冰得一抖。自从知道王俊凯就是Karry之后,他对王俊凯就有这样天然的熟悉感,他有些害怕会暴露让他怀疑,又有些上瘾这种不戳破之下朦胧地交谈。 
 
易烊千玺突然想找Karry聊聊天了。 
 
天上的云又变幻了形状,像是从可爱的毛绒玩具里不小心掉出来的棉絮,散落在天蓝色的毛毯上。 
 
王俊凯一直在回味和易烊千玺今天的对话,虽然只有仅仅三四句话,却是让王俊凯听全了易烊千玺的嗓音,那种尾音里深埋着的磁性和沙哑,随着易烊千玺话语的停顿,不断地引诱着王俊凯去探听。 
 
时隔多日,一直鲜少主动挑起话题的Jackson,突然给他发来了问候。 
 
——“你最近在做什么?” 
 
王俊凯有些惊喜,也马上回复——“我最近在做兼职,你有没有好好练声啊。” 
 
——“有啊,我新写了一首歌,发给你。” 
 
王俊凯忍不住又打开了他资料里那张眼睛的特写照片,隔了好久才回——“好,学会了我就录音给你听。” 
 
易烊千玺一想到王俊凯竟然给他偷偷地加料,就抑制不住浑身毛孔的张合,弯起眼睛在嘴角卷起一颗浅浅的梨涡。暗恋就像是贪睡时的困倦,每一秒都比上一秒更加强烈,也更加不可控制。他不想当面戳破王俊凯就是Karry这层纱,因为不想失去这种属于他一个人的,双倍的悸动。 
 

 
再一次收到易烊千玺的订单的时候,已经是几天后了。 
 
海城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王俊凯穿着雨衣驶向五谷鱼粉店,按照订单要求提走了易烊千玺点的两份鱼粉。王俊凯有些奇怪,是要和别人一起吃吗,许是家里有客人了。 
 
后轮溅起一串水珠,顺着一道细小的弧线落下,掉落在地上的声响都被电瓶车的声音覆盖住。没了太阳的空气更加的咸湿,王俊凯甚至觉得浑身都像被水浸泡过一样。 
 
一想到易烊千玺家有客人,两人不能像上次那样说说话,王俊凯整个人都恹恹的。 
 
“千玺……外卖。”王俊凯两只手都提着碗敲不了门,只能轻声地喊。 
 
易烊千玺忐忑小半会儿了,自从点了两份鱼粉之后,心就像一个摇摆不定的钟,乱序的走动着。听到王俊凯声音的一瞬间,又好似被上满了发条,滴滴答答地转起来。 
 
开门的霎那,易烊千玺愉悦的视线对上了王俊凯忧郁的眼睛。 
 
雨势不算很大,但也许是骑着车的原因,王俊凯不仅鼻尖上满是雨珠,就连睫毛上都挂着水。易烊千玺觉得好看又好笑,想抬手帮他擦掉,却被王俊凯中途塞了两碗鱼粉。 
 
“快进去吃吧。”王俊凯的声音藏在半截儿雨帽里,听起来闷闷的。 
 
易烊千玺把碗提住,看着王俊凯垂下的眼睛,不知道他在低落什么。他又抬起还穿着拖鞋的脚,轻轻勾了一下王俊凯雨衣的下摆。“脱了吧,放在外面扶手上。” 
 
“?”王俊凯咻的睁大眼睛,没反应过来。 
 
也许是王俊凯的眼睛太明亮,明亮到不论多么细微的心思都能从里面看出来。易烊千玺望着王俊凯眼里那转瞬即逝的惊喜,突然心底一片柔软。 
 
“还有一碗是给你买的,”易烊千玺说,“你现在饿不饿,一起吃吧?” 
 
雨声更大了一些,盖住了楼道里很细微的,宛如小礼花炸开的时候,怦然心动的声音。 
 
吃饭的时候,王俊凯看到了被易烊千玺放在沙发上的吉他。“你也是学音乐的?” 
 
易烊千玺从容的回答,“你也是吗?” 
 
“是啊,”王俊凯点点头,“我高考完,出来做兼职。” 
 
易烊千玺颔首,想了想不禁笑了出来。这些在Karry的聊天记录里被复习过无数遍的文字,听他亲口说出来的时候,竟然还是让他觉得新鲜。 
 
“你……是读高中吗?怎么一个人住?”王俊凯环视了一圈,忍不住问。 
 
“嗯,我转学过来的,”易烊千玺回答,“我的户籍在这边,我过来高考。爸妈留在原来的城市照顾弟弟。” 
 
“你也今年高考啊,”王俊凯惊讶,“太神奇了吧……” 
 
易烊千玺假装听不懂,“什么?” 
 
“没事。”王俊凯摇摇头,把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 
 
怎么可以在喜欢的男孩子面前提起自己之前的网恋对象呢,王俊凯是绝对不允许的。 
 
 
王俊凯的球鞋都湿透了,易烊千玺在吃完饭以后催促着他回去换衣服换鞋,王俊凯还来不及多回味几下这份甜甜的午餐,就又闯进雨里回家了。 
 
王俊凯站在雨幕里,仰头看见天边层层的暗云里透着一点缝隙,微弱的阳光竟折射出一圈一圈的彩虹光来。 
 
恋恋不舍的离开以后,王俊凯又相继接了几个外卖订单才回家换衣服鞋子。晚上的时候大雨停了,空气里弥漫着清新的植物气味,这是海城最好闻的水汽了。雨水冲刷过万物后顺着这个城市的轮廓汇聚成一小潭一小潭的水坑,王俊凯迈着有些急切的步子一一绕过,也还是不免在裤腿上溅了些深深浅浅的水印。 
 
致远给他发了短信,他看到易烊千玺的快递了。 
 
雨后的夜色很美,王俊凯却没了心思欣赏。直到亲眼看到了易烊千玺的那个巨大的包裹,他才正了正神色。 
 
“这么大?”王俊凯不敢相信,这要怎么驼过去才行。“这里面是什么啊。” 
 
“是个大抱枕,”致远解释道,“挺大的但是不重。你去送?” 
 
“嗯,我去送。”王俊凯毫不犹豫地一把扛起了抱枕,走着就出去了。 
 
“哎!”致远连忙叫住他,“你走着去啊?” 
 
“也没多远。”王俊凯头都没回。 
 
 
走到易烊千玺家楼下的时候,月色已经更深了一层。暖黄色的绒光像是有着吸附杂音的奇特魔力,除了夜晚涨潮时海边传来的阵阵浪声,整个夜晚都静谧而温柔。 
 
王俊凯掏出手机,给易烊千玺发短信——“我来给你送快递了!” 
 
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休息的易烊千玺愣了半晌,先是反应过来王俊凯居然还兼职快递,后来又反应过来自己最近买了一个巨型抱枕。 
 
那搬上来得多麻烦啊。易烊千玺马上回过神来,给王俊凯回短信——“我下去拿就好,你不用上来。” 
 
——“我给你送上来吧,这是我的工作。”王俊凯说得太正经,易烊千玺看到信息以后一时想不出反驳的理由,只好随时做好开门的准备了。 
 
纵然王俊凯一米八多的个头,扛着一个巨大的枕头穿行在狭窄的过道里,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双手扶着快递,王俊凯没有多余空闲的手来举着手机照明。他猛地一跺脚,发现声控灯也坏了,月光浓稠却昏暗,被楼道聚集的夜色过滤一道之后,王俊凯几乎看不见脚下的路。 
 
王俊凯站在原地,旋身看了一眼身后的楼梯,结果抱枕就这样扫到了楼梯口人家放好的铁制簸箕,“哐啷”一声,在这样的气氛里吓了王俊凯一大跳,半天没回神。 
 
“王俊凯?”易烊千玺本来就一直等在门边,听到这样的动静不禁探出身子询问,“你怎么了?” 
 
“我……”王俊凯一听到易烊千玺空旷的声音,马上脑海里滴溜滴溜又出现了一个破招。“我怕黑,你下来接我吧……” 
 
易烊千玺现在楼上看不到王俊凯的脸,只看得到无限旋转而下的楼梯,楼道里回荡着王俊凯话尾的余音。“好。” 
 
易烊千玺把手机的照明打开,飞快的走下来,就看见王俊凯怀里抱着他买的那个巨大的轻松熊,愣在楼道里望着他的模样。 
 
“噗,”易烊千玺忍不住梨涡大开,走过去给他照明不说,还伸出了一只手。“我弟弟也怕黑,牵着就不怕了。” 
 
王俊凯仿佛听见自己心里有海鸥振翅越飞越远的声音,易烊千玺懒洋洋伸出的骨节分明的手指,就像是远方的地平线。王俊凯赶紧伸手握住,忍不住想要一辈子都假装怕黑。 
 
两人一起往楼上走,一句话也没说。踏在水泥台阶上的脚步声一下又一下的回荡在王俊凯的脑海里,不知不觉的,王俊凯的步子合上易烊千玺的,变成了同一种节奏。也许在喜欢的人面前,对于这种巧合一致的事都会极为的敏感,易烊千玺也听到了此时重合的脚步声,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王俊凯抬头迎上他的目光,感觉到易烊千玺的小拇指,在他的掌心里微微的颤动了一下,像是勾勒了一下他的掌纹,又像是轻触了一下他的心脏。 
 
一瞬间,在这样没有光线的环境里,王俊凯的耳里一点都听不到脚步和包裹蹭过墙面的声音,充斥听觉的全是自己震耳欲聋的心跳,即使他闭上眼睛,内心的欢喜也伴着滚烫的血液从心脏源源不断地迸发到浑身各个角落,鲜活得几乎要从嗓子里跳跃出来。王俊凯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掌心也不自觉的一紧。 
 
“?”易烊千玺再次回头看他,同样忍耐着自己手掌上疯狂燥动的毛细血管,“马上就到了。” 
 
王俊凯听着失落,易烊千玺像是在告诉他马上就要松手了一样,忍不住问。“你能等会再把我送下去吗。” 
 
易烊千玺停在楼梯上,看了一眼王俊凯口袋里装着的手机,想了一会儿。“也要牵着吗?” 
 
王俊凯马上点头,“对。” 
 
“……”易烊千玺猛地回头继续往上走,夜色轻柔地裹住了他泛红的耳朵。 
 
两人又无声地走到了易烊千玺家门口,王俊凯没有松开手,试探地晃了晃,“不送下去也行啦。” 
 
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把快递放在玄关,一瞬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王俊凯把手松开的时候,易烊千玺很没出息的留恋了一下手里的温度。 
 
“你把眼睛闭上,”王俊凯决定勇敢一次,“快点快点。” 
 
王俊凯的声音在楼道里三百六十度低音立体环绕,易烊千玺晕乎乎听着,马上闭上了眼睛。王俊凯早就想好了,只要亲一口易烊千玺的额头,他准备转身就往下跑,反正他也没有真的怕黑。 
 
王俊凯鼓起勇气把易烊千玺碎薄的刘海撩起来,正准备欺身上前的时候,却猛地愣住了。 
 
易烊千玺剧烈抖动着睫羽,嘴也紧紧地抿着。刘海被掀起来,他大约能猜到王俊凯想要做什么,却没想到下一秒,王俊凯滚烫的唇就亲上了自己的嘴,甚至还使坏般的轻咬了两下,触感像是被烈日长久照射过的海浪,透明纯粹,又汹涌温热。 
 
睁开眼的时候,王俊凯已经飞快地跑下楼去了。嘴角的余温也跟着身影散去,易烊千玺慌忙地进屋了。 
 
 
绕过了 城外边界 还是没告别 
爱 错过了太久反而 错得 完美 无缺 
幸福兜了一个圈 
想去的终点 就在原点 

 
在王俊凯清晰地看到易烊千玺眉心痣的一瞬间,他整个人都混沌了。眼睛一样可以是巧合,可连眉心痣都一样,王俊凯再不能发觉什么,那就说不过去了。 
 
人在极度惊讶的时候,可以一瞬间想通很多事情。比如原来早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暴露了身份,原来Jackson一直在网上装傻,他即使知道自己就是Karry也依旧点外卖吃,还请自己吃饭,还愿意牵自己的手,刚才还闭上了眼睛…… 
 
王俊凯的心里就像已经烧开过一次的水,突然地咕噜咕噜冒泡,猛烈腾起的水气蒸得王俊凯脑海里嗡嗡作响,烫得耳朵根子都红了。 
 
王俊凯站在易烊千玺家楼下,仰头看向易烊千玺家的窗口,那边的窗帘就被猛地一下拉上了。 
 
模糊的影子投射到窗帘上,晃来晃去的,王俊凯突然一下觉得开心了起来。 
 

 
易烊千玺一直到第二天都没回过神来。 
 
王俊凯昨天吻上来的时候,他整个头皮都麻了。额前的头发都好似长出了感官,被王俊凯的手烫得不知所措,半天还不能耷拉下来。 
 
他莫名的有些慌乱,隐约觉得王俊凯不太对劲,他有点点感觉到王俊凯的心意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王俊凯要偷偷咬他。 
 
他拿出手机寻求安定感,盯着Karry的主页发呆,一晃一整个下午都过去了。 
 
 
王俊凯一肚子疑惑地做完当天的工作,晃晃悠悠回了家里拿东西。他把这件事告诉致远了,无奈致远是属于那种惊讶之中完全转不动脑袋的人,所以也没能帮王俊凯解答,为什么易烊千玺要瞒着他Jackson身份的原因。 
 
端着一大堆早上就买好了的小蜡烛,王俊凯趁着夜色刚来,在易烊千玺的楼下摆起了阵仗,把七彩的小蜡烛围了个圈,自己站在当中小心翼翼地点着火,火光被彩蜡衬得很艳丽。易烊千玺早就在窗边看见了,眼睛微微眯起来,看着金绒绒的光绕在王俊凯的五官边缘,在夜色里格外的瞩目。 
 
王俊凯不知道易烊千玺已经发现了他,把火一个一个点好以后,便蹲在原地给Jackson发了一句话——“你有没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这句话的意图再明显不过了,易烊千玺站在窗框边上,点开表情功能想要给王俊凯发一朵玫瑰花,结果手一抖按到了左边的猪头。还特别迅速的发送了出去。 
 
一瞬间易烊千玺想死的心都有了,他慌忙地转头去看窗外的王俊凯,果然王俊凯正气呼呼地鼓着腮帮子在吹灭蜡烛。易烊千玺打开门就往楼下跑。 
 
楼道和昨晚一样的安静,却没了让易烊千玺沉醉的感觉。他心里扑通直跳,冲出去的一瞬间就蹲在了王俊凯面前,紧紧抓住了他的手。 
 
王俊凯看他这么急躁地冲下来,气更是不打一处来。“你下来干什么啊!” 
 
易烊千玺想解释,又因为慌张而咽下了。直奔主题道,“你为什么要给我点这么多蜡烛?” 
 
“?”王俊凯气结,眼神暗了暗,抽开自己的手。“我在为你祈祷。” 
 
“祈祷什么?”这下换易烊千玺不解了,看着王俊凯拿开得手,声音有点飘,难道自己理解错误了吗? 
 
“为你默哀,”王俊凯垂着眼睛开始胡说,“默哀你刚刚失去了一个特别帅的男朋友。” 
 
易烊千玺愣了两秒钟,扑哧一声笑得开怀,直接向前倒在王俊凯的肩头上,清瘦的下巴硌得王俊凯又痒又疼,一双手就环了上来。 
 
“我刚发错了,我准备发玫瑰花来着。” 
 
王俊凯消化着这个乌龙,蹭着他的鬓角偏过头问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就是Jackson?” 
 
易烊千玺点头,眼睛里倒映着还没被王俊凯吹灭的烛光,像褐色夜空里的繁星。“觉得好玩。” 
 
“哪里好玩了?”王俊凯轻拍了一下易烊千玺的背,“我差点以为我是个花心大萝卜……” 
 
易烊千玺听到又忍不住笑起来,低声说,“对不起啦。” 
 
王俊凯倒不是要他一句道歉,他有更加急切的疑问。“那你,喜欢我吗?你是喜欢王俊凯,还是喜欢Karry?” 
 
易烊千玺被这个问题问得一笑,很自然的回答道,“在我是Jackson的时候,我就喜欢Karry,在我是易烊千玺的时候,我就喜欢王俊凯。” 
 
没想到这个困扰王俊凯很久的问题,被易烊千玺就这样迎刃而解,王俊凯调整了一下姿势抱住他,还是忍不住问道,“那你是更喜欢Karry,还是更喜欢王俊凯?” 
 
易烊千玺反问,“那你现在是王俊凯还是Karry?” 
 
“当然是王俊凯啊。” 
 
“好吧,那我更喜欢王俊凯。” 
 
王俊凯亲耳听到这几个字,眯着眼睛感觉胸腔里绽开了漫天的烟花。 
 
“我好像也更喜欢易烊千玺。” 
 
谢谢妳陪我 迷途乐园 绕了一个圈 才体会 
这样的迂回 多么可贵 
那些美好的兜圈 让回忆值得怀念 

 
月亮在夜空里像一个完整而温柔的茧,照亮了周围无数的星光。 
 
照亮了王俊凯的眼睛,也照亮了易烊千玺的眼睛,照得闪闪发亮。因为他们都在想象着,未来会有无数个一起走过的晴朗和日暮。 
 
 
番外: 
 
又是一年暑假,王俊凯和易烊千玺一起从央音回到海城以后,约好了一起兼职做快递。 
 
经历了一段时间之后,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已经把周围的同事都认识的差不多了。 
 
一天午饭时间,王俊凯按照约定和易烊千玺在街角碰头,苦大仇深地思考着每天都要思考的问题,“今天吃什么啊,千玺。” 
 
易烊千玺没主意,王俊凯便接着说,“圆通他们去吃烧烤,京东和申通一起去吃麦当劳了,韵达和中通找不到人肯定也在一起,全峰拉着天天去吃黄焖鸡了。” 
 
王俊凯扯了一把易烊千玺的袖子,“可我想吃五谷鱼粉。” 
 
易烊千玺听了一笑。“那就吃五谷鱼粉吧。” 
 
-End.-

评论(257)

热度(2131)